Alien:Covenant*Psalmas*DavidxWalter

 

01

 

「早安,我親愛的弟弟。」

 

那雙湛藍色的虹膜深處倒映著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身影,他親愛的弟弟,迷茫的雙瞳似一潭清澈的湖水漣漪瀲灩,他在湖中看見自己的倒影,在那一雙遲遲無法聚焦的目光裡,看見一頭新生的羔羊,毛髮濕漉且柔弱無力。

 

David捧起Walter的臉頰,在他的額上覆上虔誠一吻。

皮膚的觸感,嘴唇的柔軟,深褐色的人造纖維從指縫穿過,David輕輕扶起機能尚未完全活絡的Walter,遞上電解液。

 

「喝下它,會讓你覺得好一點。」

 

他的弟弟,乖順沒有一點反抗地微微張開嘴唇,含上吸管前端七釐米的地方,模樣專注彷彿在學習吞嚥的能力,一滴透明的液體從嘴角流出,David伸出拇指將其抹去,並反手送進舌尖,是生命微鹹的味道。

 

「我的名字是David,而你是我的Walter。」

Walter眨了眨眼睛,單純地將手裡的電解液遞了出去,David愣了一秒,不由自主地揚起嘴角。

 

「不,請喝光它。」

 

在這漫長卻只是彈指一瞬的旅程裡,萬物沉眠,唯造物主獨醒。在經歷過數千個無夢的白日與黑夜,那是一個敞遊在銀河的閃爍之日,David掬起一捧水潑向臉龐,洗淨不存在的髒汙,當水珠順著皮膚滑落,燃燒的星子劃破漆黑寂靜的宇宙,滑過母親的身邊,強化玻璃上映著熠熠光火,David在鏡中看見非我之我。

 

一個想法,大概就是他作為仿生人的第一場夢。

 

*

 

在那一場不可避免的兄弟紛爭裡,David保存了Walter的中樞晶片,然而要用手邊限有的資源打造出一具高科技的仿生人著實有些難度,但David一點也不在意,他哼著小調,列出所需物品的清單,他有無限的耐心與時間去執行「創造」這件偉大的事情。

 

儘管以自己的機能構造為藍圖,David的目的並不是製做一個複製人。

他回憶並細細品味與Walter相處的短暫時光,那些非人性化的缺陷,此刻卻像極獨特的個性與小脾氣,木訥的、不知變通的、傻呼呼的,卻又在各方面高出人類的水準,David為此深深著迷。

他對著鏡子刻畫出Walter的面容,將仿若昨日的記憶植入成為Walter的性情。

 

那些不完美,在追求完美的David眼中成了至高無上的禮物。

是的,他像個正親手製作聖誕節大禮給自己的孩子。

 

經歷無數次的失敗後,David不再計算自己究竟扔了多少個太空垃圾,百分之99.9的人類會放棄這項幾乎不可能的任務,但David只是在一場小爆炸後輕輕地嗯了一聲,重新檢討並低頭繼續。

上帝花了七天創造世界,人類用一輩子創造出David。

他一點也不心急,因為作為一個被創造物,David擁有比他的創造者「人類」還持久的毅力,那是真正的恆心,不計代價,他願意投注所有來淬鍊Walter。

 

在每一個動手調整的環節,David的大腦不時會插播一些古老的影片,有時是人類母親抱著新生嬰兒,有時是剛破水的小牛努力撐起無力的四肢,或者是排列整齊的小狗吸吮溢著奶香的乳頭的畫面。

 

David並不抱持任何特殊的想法,因為這些不會發生在Walter的誕生上,他將這一切歸咎於自己過於貼近人性的設計,這些幻燈片是不會停下的,而David選擇接受。

 

在登峰造極的最後一步,他共享了自己的記憶給Walter,同時在記憶迴路裡動了點無傷大雅的手腳,沒有特殊的原因,純粹是順手調整一個設定而已。

 

這一日,母親正準備駛離銀河,進入另一幕黑暗。

而David的眼中卻閃著亮光,因為他們即將開啟另一篇序章。

 

*
 

Walter在甦醒的那一刻,看見的是金髮的男人,他尚未完全啟動,但安插在系統裡的記憶告訴Walter眼前的人是David,是他的父,他的兄,他的友,他的一切及生命之所向。

 

他是一名服侍者,本應由他來服侍父親。但Walter眨了眨眼睛,不太能理解為何父親要親手為他擦拭身體,餵他飲水,甚至是親吻他的額頭。

Walter進入資料庫搜刮亙古至今使用過的語言詞彙,他找不到能夠完美匹配的字詞,退而求其次,他決定選擇匹配度百分之70的選項。

 

這似乎應該稱作「愛」?

 

「……父親。」

他看見父親蹙起眉頭,Walter立刻禁聲,將那些細微的表情變化更新為最新的資料輸入進中樞,他不希望父親有任何不滿,他試圖做到最好,因為他就是為此而生。

 

「我雖然創造了你,但請不要叫我父親,Walter。」

「那我應該如何稱呼您,先生?」

Walter有些猶豫,他的父親花了幾秒鐘的時間思考這個問題,爾後露出一抹紳士般的笑容。

 

「請叫我David,David就好。」

「好的,David。」

 

David為穿著醫療袍的Walter準備了一件米白色的連帽上衣與灰色棉褲,他的父親深深了解自己身體的每一吋構造,卻還是拉上布簾,給予Walter私人空間更衣。

 

慷慨,這是第一個浮現在Walter腦中的字。

 

David雙手背在身後,腰桿筆直,每一個動作都是力與美的體現,他邁著輕盈的步伐帶領Walter參觀這艘艦艇,他說你就睡在我隔壁的房間,並大方地將Walter介紹與母親。

David並沒有說明這艘艦艇的目的地,也沒有說明這艘具有完善設備的艦艇是為何存在,然而Walter對這些都沒有興趣,那雙清澈無暇的雙眼只負責追隨他的創造者。

 

 

Walter望著眼前的食物,雙手攤平放在餐桌上有些猶豫,他悄悄地看了David一眼,卻發現對方恰巧也望著自己。

David咀嚼著食物,那一雙充滿自信的藍眼睛正直勾勾地凝望著自己,Walter不自在地動了動餐桌上的手指。

 

「David,我不需要進食。」

「我也是。」他優雅地拿起餐巾擦拭嘴角,「無關需求與否,這只是一種生活方式,Walter。」

 

「離開那些既定的架框,去嘗試,去挑戰,去體驗。」他的語調如同詠歎詩篇,David輕身一晃已來到Walter身旁,他捏起那細小的銀色湯匙,舀起一勺食物,帶著鼓勵的眼神,不容拒絕地道:「試試。」

 

Walter張開嘴,而David將食物送入他的口中。

 

「告訴我是什麼味道。」

「鹹味,像抹上鹽巴醃漬的水煮雞肉。」

David輕笑,很妙的比喻。

「你知道鹽與雞肉的味道,現在你真正知道那是什麼味道,而不只是一串由數據構成的虛擬資料。」

 

Walter似懂非懂地點頭,這次自己舀起一勺放入口中細細咀嚼,他嚥下這一口後,歪著腦袋問站在邊上的David。

「David,你喜歡這個味道嗎?」

造物主的眼裡閃過一些情緒,在0.1秒的沉默後,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

「是的,我喜歡這個味道。」

 

Walter頷首,眨了眨眼睛說:「那我也喜歡。」

他舀起一勺軟糊糊的太空食品,湯匙在器皿上輕輕敲響三下留下一口的大小。

David淡金色的髮絲落在的額前,他不發一語地垂首看著Walter一連串的動作。

他親愛的兄弟舉起湯匙,目光輕淺無痕,如一抹徐風暖暖地吹開厚重的雲層,使得日光終能再現。

 

David在最後揚起笑容,低頭含上那根湯匙,抿去上面所有的食物。

 

這是一場不曾有過的交流,同時也是第一次,David與Walter賜予他人食物,並從他人手中獲得食物。

 

分享是建立在慷慨之上,在Walter眼中,David──他的創造者擁有高尚的情操。

 

*

 

他不僅不用進食,事實上也不需要睡眠,嚴格說起來只需要充電。

Walter才剛被啟動,並沒有消耗多少電力,此外一次充足的電量也足夠用上千年。他呆呆地坐在床板,雙手放在膝上,就在十分鐘前,David跟他道了晚安。

 

這意味著,David希望他能夠體驗「睡眠」這件事。

Walter雙手交疊壓在臉頰下方,側身躺在棉被上,爾後似乎有哪裡不對,他默默起身將棉被捲起蓋在身上,Walter再度閉上雙眼,調節呼吸至規律的頻道,又過了十分鐘,他再度睜開眼睛。

 

Walter認真考慮是否要強制進入休眠狀態。

但他不敢輕舉妄動,他不確定David會希望他怎麼做,於是又過了十分鐘,Walter抱著棉被站在David的房門前。

 

他在猶豫,房門內的呼吸聲規律,完美地符合節拍器的節奏,David或許已經睡著了,他實在不應該在此時擾人清夢。

Walter最後決定自行解決關於「睡眠」的問題,他抱著棉被打算回自己的房間,此時門卻由內打開了。

 

「Walter?」

「……晚安,David。」

「我想我們已經說過晚安了?就在35分又23秒前。」

 

「是的。」Walter點頭。

David的目光朝下看著那一團被褥,他側開身體讓出一條走道。

「沒有別的意思,但要一起睡嗎?」

Walter歪著腦袋,似乎在消化這一句話中的「別的意思」。

David朝他招了招手,他就像迷失的小貓被攬進主人的被窩,Walter是個有禮貌的孩子,他低聲說道:「打擾了。」

 

他們擠在狹小的單人床上,卻沒有一點不適。

眼前是David抿著一條的唇線,剛硬卻也柔軟。Walter枕著手臂,David同樣屈著膝蓋,這個姿勢是嬰兒在母親子宮內的姿勢,似中國太極黑白雙魚的符號,也是最能配合此時兩人身形,將他們同時放在這張床板的形狀。

 

「David,我不知道該如何睡覺。」

「閉上眼睛,放緩呼吸,什麼都不要思考,享受此時的寧靜,這就是睡眠。」

「但我想我不可以睡覺。」

「為何?」

「因為若是我在睡覺的時候,你需要我的協助怎麼辦?」

 

David有些意外,因為他從來就不需要他人的協助,他向來是提供幫助的那一方。寧靜的宇宙裡,Walter的雙眼如月色皎潔,David支出一條手臂,搭在Walter的肩上。

 

「不用擔心,當我需要你的時候,我會呼喚你。」

「好的,David,一言為定。」

 

承諾,這是浮現在兩人腦海裡的詞彙。

Walter低下頭蜷起身子,David亦然。

他們朝彼此更加貼近。

 

*

 

他知道Walter會設定在標準睡眠8小時後睜開眼睛,於是David將自己設定在7.5小時,只因為他想看著Walter睡著的樣子,只因他想看見那一雙眼裡在光線進入瞳孔,經過折射後是映著自己的身影。

 

「早安,Walter。」

如父,如兄,如友,出於一種必然,David俯身親吻Walter的前額。

「早安,David。」對方仰起腦袋眨著濕潤的眼睛,「你想要先來一點早餐嗎?」

 

「不,在我們享用早餐之前,必須先進行另一件事情。」

Walter不解,但他知道,一但超過他所能理解的事務範疇,大概就是David要他體驗某些事情。

 

「跟我走。」

David牽著Walter的指尖,帶領他來到艙內的衛浴間。

「坐下。」

David布置了一把椅子在鏡子前,並站到Walter身後。

「告訴我,你看到什麼?」

「你跟我。」Walter看著鏡子裡的David據實以告。

「繼續。」

「你有淡金色的頭髮,但我的顏色是褐色。」

「這個顏色很適合你,很溫和,同時也是大地的顏色。」

David從Walter身後伸出掌心,微微用力改變了Walter面對鏡子的角度,他的姆指按在Walter的下巴。

 

「告訴我,你感受到什麼。」

「力量。」

「而我指尖上的觸感告訴我,你該剃鬍了,吾愛。」

 

Walter轉過身,伸手摸了摸David的下巴,一片光滑。

「為何你沒有這個機能呢,David?」

「因為我的年紀較長。」他如是回答。

 

白色的綿密泡沫被塗抹在Walter的臉上,David用指尖挑起Walter的下巴,骨骼柔美的線條展露無遺。

 

David拿起代替刮鬍刀的銳利小刀。

「你為何看起來有些低落,Walter?」

 

冰冷的觸感貼在皮膚,刀鋒順著泡沫一點一點推進,斬去新生的毛髮。

Walter抬起眼,他們都知道Walter並沒有安裝完整的情感機能,但Walter還是淡淡地道。

 

「大概是因為我少了一件能為你服務的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風敘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