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同行*Reality*解江

 

01

 

「隊長,你說轉世後,我們還會再見嗎?」

「就算見面了,也認不出來了吧。」

 

「嗯,說得也是呢。」

 

曾經這是如此遙不可及的一天,是如此飄渺如夢的一天。

當這一天到了眼前,才驚覺過去漫長的千年已如此遙遠。

 

解怨脈說,如果要投胎,他只有一個請求,就是能牽著德春的手,下一世也不放開。

他對著江林,一字一句,直直地望著江林的雙眼,將那沈靜的聲音敲進他的心中。

閻羅允了,沒有人提起掛在嘴上說了幾千年的、要投胎成韓國富二代的夢,因為那雙眼睛已沒有遺憾。

 

德春牽著解怨脈的手,把臉埋進江林的大衣裡,哭紅鼻子說:公子,我們要再見喔,我們一定要再見面。

江林拍了拍德春的腦袋,寬大的手掌總是這麼溫暖可靠,江林彎下腰,用拇指抹去女孩的眼淚。

「到陽間後,要努力做個善良的人……然後,幫我照顧好解怨脈。」

日值使者李德春用力地點頭,細長的睫毛掛著晶透的淚珠,她抽了抽鼻子,紅著眼眶。

「我會的,公子。」

「很好。」

 

金黃色的光芒在他的使者們身上閃耀,那是他的太陽與月亮。

要走了呢。

 

「公子,您以後要記得按時吃飯,不要熬夜睡太晚。」

「我會的。」

「不要總宅在家裡,要多出門走走,曬曬太陽,要照顧好自己……」

「我會的,別擔心。」

 

解怨脈握緊德春的手。

 

「隊長,我們走了。」

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著江林。

最後一眼了,在一切歸零重啟之前,將此刻化為永遠。

 

漆黑的瞳仁變得愈來愈淺,愈來愈淺。

直到江林望穿了陰間的沙漠,他的使者們已隨風消散,彷彿不曾存在。

 

閻羅問,告訴我你最後的願望,江林公子。

江林說,讓我帶著擁有他們的記憶轉世。

 

閻羅一愣,你可知道,這樣的記憶對一個凡人來說會是多大的負荷?

我不知道,我只是不希望與他們擦身而過。

 

你願意帶著對生死離別的苦痛,對人心道德的絕望出世?

我願意。

 

閻羅搖頭。

世界這麼大,你或許花一生的時間都找不到他們,江林。

江林站得筆直,宛如一根插進土裡的鐵杵。

 

這樣的一生,過得有什麼意思?你又何不從零開始,展開新的人生?

 

黑色的衣襬被風吹開,他的雙手背在身後,是那樣充滿自信,

如果來生遇不到也就算了,但如果能遇到,我要我能認得他們。

他的臉上掛著極淡的笑容。

閻羅擺手,已無可奈何,到了最後的最後,還是最讓他頭痛的三人。

「走吧,幾十年以後我們再見。」

「是。」

 

人們總道,陰間使者不過是陰間的公務員,替閻羅打下手,專做引渡亡魂這門累事。

但陰間使者何嘗不是閻羅心中的天秤,時時刻刻提醒這位地府的最高主管,人為何物,善為何物。

人心為何物,正因為摸不清,才需要這些相互制衡的天秤來權衡。

 

閻羅踢了下地,「走囉,好久沒去我那菜圃瞧瞧了。」

 

漫天黃土,哀嚎聲此起彼落,地獄的日常照常轉動。

那句話是怎麼說來著?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江林是被刺眼的太陽曬醒的。

他唔了一聲,枕頭夾在大腿,抬起胳膊瞇了一眼,怎麼搞的,又日上三竿了!

穿著四角短褲的雙腿在地上落下,搔了搔長出短鬚的臉頰,昨晚喝多了感覺臉還有點水腫,每次到這種時候,他都會忍不住感嘆自己一定會在怠惰地獄裡被虐得很慘。

 

做人真難。

 

江林打了一個大呵欠,一邊抓著白T恤下的肚皮,一邊緩步移動到浴室。

閉著眼沖澡,閉著眼刷牙,只有在刮鬍子跟穿乾淨的內褲時,眼睛才露出一條縫隙,畢竟刮傷了皮膚,跟穿錯內褲都是很要緊的事。

 

今年他就要三十五歲了,在這個比地獄更像地獄的世界裡,閻羅保佑,江林在大學畢業後,還算順遂得謀得一份工作,撲哧撲哧幹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才在首爾市中心租了一間還算不錯的套房。

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了,江林到現在還是沒找到那兩人。

還找得到嗎?江林不知道,但正如他所說的,找不到也就罷了。

換上一件沒那麼皺的襯衫與長褲,他先是聞了下領帶,才抖了抖繫上,穿上西裝,戴上手錶,出門前進浴室沾了點水把頭髮往後梳。

 

天氣正好,他本來請了一天假,打算去首爾大公園的森林浴場淨化一下心靈,豈料昨天與公司高層應酬時,幾杯黃湯下肚,那滿臉橫肉的行銷部副理說明天是社長女兒的生日,讓他買個蛋糕代替公司同仁送禮,這麼多雙眼睛在看,耳朵在聽,江林笑了笑,硬是接了下來。

 

在聽說社長女兒喜歡吃檸檬奶油口味的蛋糕時,江林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他站在斑馬線的那頭,隻手插腰不斷盯著交通號誌以及對街上的麵包工坊,據說那蛋糕一天只限量三個,江林的勝負欲可徹底的被激起了,在變燈的瞬間穿過行人一路跑進店裡。

 

門上的風鈴叮叮作響。

 

「老闆,我要一個檸檬奶油蛋糕!」

正在給客人結帳的老闆從櫃檯伸出脖子看向江林,又看了看眼前的客人。

 

「哥,那個人也要買這個蛋糕呢。」

「嗯……沒關係,不用找錢了。」

 

江林看情勢不對,連忙擋在正準備離開的男女身前,他低頭看了眼男人手上提著的蛋糕,瞇起客套的笑臉。

 

「不好意思,能不能把這個蛋糕讓給我呢?」

 

戴著墨鏡的女孩抬頭看了眼身邊高個子的男人。

同樣戴著墨鏡的男人,直截了當地說:「不行。」

語畢,他一手提著蛋糕,一手牽著女孩正要繞過江林時,江林又一箭步擋在男人前方。

 

氣氛突然變得有些尷尬,女孩搖了搖哥哥的手。

「哥,蛋糕給他吧,說不定這個人真的很需要這個蛋糕。」

「不行。」

態度十分強硬,看來是毫無周旋的空間可言。

或許是宿醉作祟,他本來不是個會這麼計較的男人,江林瞇起眼睛,被對方的態度搞得有點不爽,卻也不好發作,畢竟為了一個蛋糕動怒,未免也太幼稚了。

 

只不過當男人向左一步,江林便也向左一步,男人向右一步,他便又向右一步。

 

「……這位先生。」

男人的聲音低而緩慢,劍拔弩張的氣氛幾乎一觸即發。

雖然對小女生有點不太好意思,但江林可不想認輸,他雙手抱胸揚起下巴,抿了抿有點乾澀的嘴唇,應答了一聲,「怎麼?」

 

「你如果也想吃蛋糕,就來我家吃。」男人低頭望向女孩,「我口袋裡有名片,給他一張。」

「不行,蛋糕不是我要吃的,是要送人當生日禮物的。」

「這麼巧!是您女兒生日嗎!」

女孩有些興奮,江林頓了下才說,「不是,我未婚。」

 

「……啊。」

「抱歉。」男人飛快地為自己的妹妹道歉,同時毫不留情地指責,「德春,你太多嘴了。」

「唔,大叔對不起。」

 

女孩摘下墨鏡,秀麗的黑髮散落在白色繡花洋裝上,有著微微的波浪弧度,像白花的淺浪打在沙灘上,漫過江林的內心,留下很淺的痕跡。

 

他從來沒有想像過德春一頭長髮的模樣,從沒想過那女孩穿著淺色洋裝的模樣。

 

她比江林心中的德春要再大個幾歲,她有雙笑起來會彎成月牙的眼睛,有著能夠治癒一切的笑容。

是德春啊,他的太陽。

 

心情激動的江林突然被男人猛力推開。

很明顯的,他踩到某人的地雷了。

 

「你找死嗎,大叔?」

 

微微蹙起的眉頭,抿起的唇線,那人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冰冷的氣質。

 

「你要再敢靠近她一步,我會讓你死得很慘。」

 

江林望著那雙墨鏡底下的眼睛。

說這種話,死後是會被割舌頭的啊,解怨脈。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a3q 的頭像
eva3q

風敘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尹熙
  • 為作者瘋狂打call!!超好看的,期待後續
  • 耶謝謝喜歡~~

    eva3q 於 2018/01/31 21:21 回覆

  • 訪客
  • 剛開始沒認真看標題,還以為是解x李加上江的日常文😂
    興奮了一下因為解李文超少的
    後來發現原來是解江啊😅😅
    不過我很喜歡你的文風,繼續加油喔
  • 夏悠Cha Yor
  • 超好看的,非常喜歡這樣的感覺和文筆,作者加油吶⸜(* ॑꒳ ॑* )⸝
  • 謝謝喜歡~~與神同行2看了嗎!

    eva3q 於 2018/08/19 21:07 回覆

  • 訪客
  • 太好看了ㅠㅠㅠ
    看到江林公子轉世那裏突然好想哭,大約是把電影帶到了這裏😭真的太喜歡了
  • 感謝喜歡(抱)

    eva3q 於 2018/08/19 21:08 回覆

  • 訪客
  • 寫得真好,把三人的心性都抓得很準!
  • 楓
  • 超好看的~~~
    期待後續~~~
    好喜歡他們之間相處的氛圍
    解怨脈你這樣說以後是會後悔的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