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自馬路呼嘯而過,我不敢說他是人了,只是一個披著人皮的木偶。


行徑在路上時,我看著每一個從我身旁走過的路人,總是兩眼無神的瞪著前方像是在搜索什麼似的,而那些神情空洞如同行屍走肉的人,大多是生活在都市打著領帶穿著西裝的上班族。

人們總說草是一株具有強烈生命力的植物,而今天我將一株(或許是好多株)綠意盎然的小草種在充滿二氧化碳、怪獸般高樓林立的都市裡,我想他也奈何不了。

我們被囚在世界的框框裡,只為存在、得到金錢、力量或權利,而將靈魂遺忘在一旁,久而不拾起。我不敢說我們是人了,只是個披著人皮失了魂小木偶。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