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把這個拿給我的太太」



長官帶著命令的口吻將掌心中那枚還殘留著體溫的結婚戒指交給我,那是我第一次發現腰桿打的筆直的長官背影是如此悽涼,大步的向前踏了出去,走的很瀟灑,有一種視死如歸感覺。然而長官卻再也沒有回到這個軍營了,他換了個地方訓練士兵,在那塊偏僻、種滿白色花朵的空地上,那塊紀念石碑靜悄悄的多了道名字。


不知是過了幾年還是幾十年,我才又回想起這件事(或許是距離戰後太久了!)那種激昂、熱血沸騰的感覺早已隨著年齡的增加、歲月的流逝而淡化。我厭惡我自己遺忘了那段不該遺忘的記憶;卻也慶幸自己離痛苦遠去。


對於死亡,有人畏懼、有人卻坦然迎向,而今對於死亡我還是會感到不寒而慄,正或許是經歷太多次才有所體悟。


「爺爺!我幫你推去那邊!」


可愛的小孫子嚷著要幫我推輪椅,我能怎麼辦呢?身處在天下太平的世界裡,戰爭已不是唯一的方法來解決國家間發生的事情,已經忘記死亡的感覺了,也好!反正剩下的時間也熬不過多久,享受這片安靜與祥和。


我已不在戰爭了。

世界已停止紛爭。

創作者介紹

風敘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