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田綱吉中心




累倒在血泊裡,好想就這樣靜靜地不起。


那種痛苦的撕裂感侵蝕著我的靈魂,我感覺到肩上的重量在減輕一陣舒暢蔓延,就讓我靜靜地沉睡吧,我的任務已經圓滿的結束了,圓滿的結束。勾起唇角微笑著…

卻怎麼樣也無法享受這片寧靜,努力的想用雙手將他驅趕,力氣卻一點兒也使不上來,耳邊一陣嘈雜、一陣深深釘入心裡的哭泣,好熟悉的聲音,那種因該是溫柔的嗓音怎麼卻哭啞了呢?不自覺的厭惡感襲身。

是我的錯嗎?是為了我而哭嗎?澤田綱吉有人會為了你這個黑手黨的死亡感到悲傷嗎?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已經累了,不想再繼續這場殺戮遊戲、不想在思考,或許我的死亡對這個世界來說是種解脫,對我自己也是───


請您將我這個罪人帶走吧,儘管是拋向天堂或是地獄。


「彭哥列第十代首領你尚未能離開職位」極富磁性的好聽嗓音傳來,我看不清他的臉卻懂了他的話,「你必須帶領彭哥列走向顛峰,不可以擅自離職」,我不是已經將彭哥列推上巔峰了嗎『一代首領』?
一代首領放鬆了眉頭,舒展笑顏,聲音飄邈柔柔的遞向遠方,剎那間我懂了,我是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


「綱吉,首領對家族的貢獻永遠不夠多」


一陣抽離感壓迫著我的心臟,我以為我已經沒有痛覺了。我捂著疼痛的心感覺到臉上有一滴溫熱,伸手撫上臉頰,那是一滴熾熱的淚水,無故的出現。


「綱,請你醒醒吧」

這一句話不停的旋繞在耳畔。直到我昏死後我依舊聽的見。

睜開眼,我看到一片灼白,掌中傳來暖意,用盡力氣偏了頭去看,有一雙小小的手掌覆在我包滿白色繃帶的右手上,是那個擁有淺咖啡色頭髮的女孩,她在哭泣。

氧氣罩被我用濛瀧的水氣包覆,我啞啞的小聲說了那個我所愛的名字。「京子」

她驚訝地捂住嘴後又哭的更兇了,激動的抱住我,帶來那個令我懷念的香氣。她哭喊著我的名,不斷的叫著、喜極而泣。


我閉上雙眼,有一滴淚水從眼角流下潤了臉龐。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