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的眼淚給逼了出來,伴著香酒,滾滾下肚。
酌著溫熱的清酒,香氣醞釀在嘴裡不散。
柔柔的吐了一口失豪之氣,無奈的伴著酒香,瀰漫空中。
讓微風悄悄地捲去廣寒宮。

月娘給人披了層薄紗,嬌羞的微笑。
亙古之時,她是如此;而今日十五,亦是如此。
國家興盛之時,她是如此;衰敗之際,亦是如此。

塞外悠揚的笛聲,迴盪人心。
浪子有家歸不得;親人尋屍喚不回。

詩人的眼淚給逼了出來,如同塞外那不明的樂曲。
不停地在每個夜晚悄然響起。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