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了,這女人去個洗手間怎麼去這麼久」

蛭魔翹著腳,手心裡握著方才抽到的排隊號碼,嗯… …100這數字他是不討厭,不悅地抬頭看著叮咚一聲閃著紅字的跑馬器,現在該死的才到第21號,死矮子存心跟本大爺作對是吧。話說那女人說她不舒服要去洗手間怎麼去去就不回來了。

蛭魔身上散發出黑色氣息,低氣壓環繞在小的可憐的等待室中,坐在蛭魔旁邊的小伙子本來只是小感冒,現在已經被小醫院送到大醫院去了。

小小的房間裡只有蛭魔不耐煩的踏步聲,停下運動,倏然站起,坐在椅子上等待的病人們立正坐好,高挑的身形一腳踹開房門後每個人又攤了回去。蛭魔回過頭來瞇起惡魔的雙眼:你們這群死渣滓們敢插隊,就判死刑。

這些病人們的併發症要嚇出來了。




他老遠就看到她了,那頭栗色的清秀短髮特別好認,只是… …這是怎麼一回事。

蛭魔妖一的臉第一次扭曲的這麼厲害,平常沒事沒什麼表情、有也只是一貫猖狂的模樣,但現在就算是神經大條的孕婦都看的出他在生氣,而且是很、生、氣

「放開你的手,死渣滓」他忍著想要拔出火箭筒的衝動,不悅的看著一個沒什麼肌肉的風流長髮變態男用他的髒手摟他老婆的肩。

「你是哪根蔥阿?小老弟。沒有我帥氣的臉就別想跟漂亮美眉搭訕,嗯阿──」風流男不安分的抓起真守的手,想把她拉走。我說這位仁兄的腦子看太多漂亮美眉給看呆了,在蛭魔妖一的面前誘拐他家的小白兔,不想活了!

「你的豬手現在碰的是我蛭魔妖一的老婆」轉身。

糟… …糟了,妖一該不會是想在醫院裡射火箭砲吧?「不…不行哪!醫院會…」真守緊張的掰開風流男的豬手?向蛭魔妖一跑去。

「YAHA已經來不及了,咻──」

「蛭…蛭魔?你就是那個蛭魔────」

此人物消失在光線裡。



「妖一你看你,醫院給你炸了一個洞了啦!」與蛭魔一同回到座位上的真守開始發揮偉大的母愛?喋喋不休的唸起蛭魔妖一來。被吵到受不了的蛭魔:囉唆!要不是你給那個死豬手搭訕,醫院會被我炸掉嗎!死配偶你怎麼那麼容易給人搭訕!

「對… …對不起嘛,人家又不是故意要被搭訕的」真守有點不好意思的,「不過謝謝你唷」小小聲的拉住蛭魔的衣服。

怒氣未消的蛭魔妖一走向跑馬燈只跳到30的號碼,然後很有禮貌的拿出威脅手冊問那位病人是否願意跟他交換號碼牌,那位病人很好心的用顫抖的雙手供了上去。

「呿──如果你等一下敢被醫生搭訕的話,你就完了」



「請問蛭魔小姐哪裡不舒服呢?」醫生摸著真守的雙手慈祥地笑著。




… …咻────






TBC… …請期待後續發展*.*






小小感嘆一下:

寫到這還沒有結局的感覺呢,下一篇火速解決!(大誤!不是啦!)
但是說實話下一篇的進展會快很多,還請諸位多多包含阿。
唉───飄走。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