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習題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海風中有一股鹹鹹的味道,是十八歲那一年冬天的味道。

那一年,國家開始大量徵兵,我與一些兄弟為了那點錢,當時認為是一比還不小的錢,連賣身契都沒有簽,就這麼把自己賣了。

我的國家沒有打仗,沒有與其他國家發生戰爭,上頭徵兵,把國內多餘的人口借給他國利用,我們的血管裡流著的是我國的血,卻是為別國流血。

我們當時都沒有搞清楚狀況,或許全國只有我們這群傻子沒有看清狀況,地方的公眾電視總是播放戰爭與衝突的畫面,廣播總是高喊團結精神,不時還要透露一人參軍可領多少獎金,地方首長還沒露過面,簡簡單單地就令我們這群小毛頭熱血沸騰。

直到我們被卡車運到一個聽也沒聽過的地方,未曾讀過的地方,就連語言也不通的地方,一個穿著軍服的人,說著我國語言的人,把我們趕下卡車,一人配了把生鏽的刺刀,他指著那一片黑色森林說:「上吧!勇敢的孩子們!敵人就藏在那片林子的後面,殺了一個敵人,是為國效忠!殺了兩個敵人,是為父母盡孝!殺了三個敵人,你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文章標籤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3 Sat 2016 18:34
  • 符號

 

現在是早上四點

天未亮

形單影隻的人們像一個個行走的逗號

拖著短短的尾巴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看著他走入黑暗,卻不見他出來。

他走近那深不見底的洞穴,輕輕低喚。

 

聲音顫巍巍地有如風中燭影,一聲又一聲,自他的口傳出,又從他的耳入,一聲又一聲,冷風捲起枯葉,激起遍地漣漪的輪迴。

良久,影子終被暮色吞噬,黃土成了一片灰地,單薄且又脆弱,彷彿手指一掐就碎。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30 Sun 2012 23:38

 

指甲掐進肉裡的觸感扎實的將指腹與指緣的空隙裡填滿

從水裡竄起的氣泡與烏黑飄盪的髮絲揉在一起,宛如從象牙色的浴缸底部叢生而出的烏黑水草

一波波激盪的氣泡承載了一幕幕記憶的片段,如血管中一個個破裂的血球,染紅了雙眼

鵝黃色的燈泡閃了幾下,面色卻顯得蒼白,髮絲纏住了姆指,一圈又一圈的勒緊膨脹泡白的指腹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論事實來說,人體是由骨骼血肉細胞神經構成。

山崎春子闔上手中的生物課本,看著上頭蜷曲甚是可愛的弱蟲,嗤鼻而笑。

神經元還是突觸什麼的真是有趣的玩意,人的情感既有趣又無聊。

冬天的夕陽也不會特別溫暖,不是嗎?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夢境裡,我們好像是朋友吧?

是很要好甚至有點超越男女性別的那種。

好到偶爾你會來我家串門子,會習慣性的窩進我的被窩,閉著眼扭開收音機的按鈕,聽著冬日的古典樂,喃喃自語說還想睡。

我打了個呵欠,有些淚水擠在雙眼的細縫裡,搔了搔睡翹的頭髮,說:「你過去點,沒事這麼早來搶棉被。」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這輩子最恨的就是為什麼不能親手殺了你。」

「這也是我對這世界唯一的疑惑。」

「僅此。」

 

少女的雙眼淡然的凝視著前方的男人,或許我們不該稱呼她為少女了,心靈上的老邁趨近於成熟的臉,早就是面不副實。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情莫名的平靜,沒有一絲漣漪。

隨著樹葉的沙沙作響,月光更加幽暗了臉。

詭譎的鈴鐺聲,在黑夜裡引領著方向,有拿麼點溫暖在無寂的夜裡擴散,

隨著孤獨一起,更加幽黑了大地。

在扣下板機的剎那,灼熱的子彈從槍管裡彈出,有一絲電流流向腦門。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早就過了那個該說如果當初的時候了,早就不再是一句道歉就能輕易原諒。

你忘了什麼,需要我提醒。

提醒你,愛早就成了茶餘飯後的應付,而你,只是需要一個懂得諂媚的女人。

臉上抹著濃妝、打著厚粉、只懂得噘著鮮紅的嘴唇。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灰色、醺香的酒氣,女人瑪瑙紅的胭脂味。

喀啦喀啦,鐵鍊在地上拖行了數米,鐵銹一地。

裊裊縷菸自艷紅的口裡輕吐,兩指間的尼古丁,向前一扔,

進了排水溝的細縫,火光,滅。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個背影,後髮貼齊延順耳與頸,搔著心肉上的某處。

那是個背影,襯衫的線條勾出肩的稜角,在風中筆直的站著。

 這一年、那一天。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醇醇的夜晚隨著冰冷的酒,除了醉與瘋,我還剩下些什麼?

颯颯的風聲捲起葉的帷幕,突然的車聲,急忙回首才想起,

啊!那不會是你。

扶起歪倒在地上的酒瓶,指甲在玻璃的瓶身上敲響叮噹聲。

澀了的酒還殘留在舌尖,乾裂的唇汲汲吸取濕潤的苦澀。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十二點的鐘聲響起,俗套的仙杜瑞拉留下玻璃鞋,離去。

王子站在台階上沒有挽留。

他看著那雙小巧潔淨的裸足在雪地上奔跑,上揚的嘴角是掩不住甜如蜜的笑意。

溶入雪中的足跡,他微笑望著他提著裙襬的身影隱沒,王子挑起單眉。

「吶,儘管跑吧!」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