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進擊的巨人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一場仗,人類又敗了。

冰冷的觸感落在臉上,漸漸地,身體愈來愈沉,愈來愈沉,要與泥土融為一體。

已經嗅不到血的味道,已經習慣血的味道,空氣變得潮濕,濃厚的空氣被劃開,像突然破了一地的羊水,嬰兒呱呱墜地發出宏亮的哭聲,像無數隻蠕動的蛆蟲鑽進鼻孔與咽喉。

是雨,嘩啦嘩啦的雨。

雨的喧嘩,道盡一切。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安安,大家好這裡是阿君

雖然發這篇文章有點小題大作喇,不過還是希望舊雨新知能去看看,討論一下wwww

經歷永生後,最近開始重新著手巨人同人了,會更新在鮮網:遲來的遭遇

 

故事將從艾倫 耶格爾剛站穩人生巔峰的28歲那年說起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還記得嗎?一個又一個的約定像是毒藥一樣纏著彼此,但不用再苦了,因為今天就能夠解脫。

 

艾連用手指比了比心臟的位置,聲音很輕很輕,如在天上輕飄卻飛不遠的羽毛,漢吉嗚了一聲沉重地閉上了雙眼。

 

他說:「一刀刺進去不要拔出。」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艾連,上馬!」阿爾敏駕著馬跑到艾連身邊,他們倆交換過視線,艾連利索地按著馬身一個跳躍,翻坐上去,他在阿爾敏身後說:「… …謝謝。」

 

這句道謝包含了各種情感、各種意味。

 

阿爾敏聽在耳裡卻沒有答話,他握緊手裡的韁繩,直看前方,在心中對自己說,這絕對…絕對是最後一次了。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錯不了這鞋印才踩上去沒多久。里維蹲下,從有深有淺大小略微不一的鞋印判斷,大概有三四個人,腳步看起來挺亂的應該是沒甚麼大目的而上山。他起身環繞四周,早就沒有人跡,里維伸出腳用鞋底抹掉鞋印,直到地上一點痕跡也看不出端倪才罷休。

他直起身子,雙手俐落地掏出把軍刀,步伐成極為靜悄的貓步,連踩在落葉上都不發點聲響。他在心裡冷笑,儘管沒有米克嗅覺的本領,多少觀察能力還是有的,最後里維不費吹灰之力選擇一個方向走去。

 

這時他第一次希望艾連能夠晚點回來,好讓他完美的解決掉該消失的雜魚。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一捲風,色如菊的雪淹沒了站在原地的他,昂首。

有人轉身了,沒給落葉堵住咽喉的他搭把手。

那人,就這樣白白地轉身了。

 

他做了場夢卻記不得了。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他們過上了幾天好日子,時而打鬧時而親暱,閒暇時下水涼快玩水,累了在石上晾衣睡覺。就在山裡,抬頭便是青色的雲與──他自覺那些彷彿是重新注入生命的色彩。

 

溪裡的每塊石、山裡的每棵木,彷彿都有著屬於自身的印記,特別的,會呼吸的個體,而他們兩就像在林野間嬉戲的同時豎著雙耳注意環境的動物,保有自由的警戒始算不上是太大的負擔,一天天,他們溶入在這個連空氣都輕哼著小曲的背景裡。

 

艾連披上斗篷,在兵長的注視下撩上帽子,提起擱在門邊的背袋,輕快地道:「我出門了!」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艾連坐在地上正打理著他們為數不多的家當,雖然有一大半是從漢吉的小屋裡扛出來。

 

『對不起分隊長!以後會還給你的!』艾連心存感激地把裝著辛香料的罐子放在一圈,器皿放在一圈,衣物放在一圈。瞄了瞄邊前擺滿小刀的里維問,「那個、搬來這裡真的好嗎?」

 

這地方離本部只有幾公里遠,比原來住得地方還要容易被發現吧?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阿爾敏抹了抹鼻血,咳了一聲,撐著膝蓋站起,他撫平衣服上的皺褶,卻搓不淨上頭的血漬與泥塵,上回晒得還沒乾,這回他又得熬夜搓洗衣板了。

 

「啊啊… …」阿爾敏甩了甩手,肩膀發痠又發疼,他雖然看起來掛彩的比較厲害,但剛剛可沒保留實力,拳頭現在還陣陣作痛。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要知道你跟那孩子現在是通緝犯… …」漢吉嚴肅地說。

里維滿不在乎的擦了擦常人已看不到污點的桌子順道聲,「… …哦」

「──哦你個頭!里維你若是被逮到可是要按軍法處置的哪!」漢吉撫額,「這事是艾爾文也壓不下來的決定,你懂得吧?」

「當然,只是我以為兵長這個頭銜已經不算數了。」幹到這麼個官階,還挾帶著犯人逃跑這檔事,大概是軍團有史以來第一人了吧?里維不免在心中嗤笑,他可真有這個能耐做出前無古人的事來。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喂艾連,起床了,過來吃早餐… …

推開門,拿著早餐的里維視線剛落到床上,心臟瞬間漏跳一拍,不打緊餘光很快地抓到站在窗邊的艾連,加速的心跳才又緩下。

「不是說不准下床了嗎?」里維邊抱怨邊把托盤放在桌上,揮手示意少年過來。

「那個… …剛才去了下洗手間」艾連搔了搔臉頰很不好意思,內心卻是轟隆轟隆萬馬奔騰:──該不會以後連上廁所都要跟兵長報備?如果不說,兵長就會跟進來的樣子!那樣就太丟臉了!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艾連隔著衣服輕撫里維的腹部,襯衫下藏有一條被遮掩的疤痕。

思緒拉回審判的那一天,從兵長身上汨汨流出的鮮血染紅了手掌,與夜夜重複的惡夢合而為一,他捧著兵長橫衝直撞的奔回本部,看著兵長被送進城堡,回歸人類型態的自己被銬上雙手,上頭卻是怵目驚心的紅,如今那令人恐懼的一幕仍歷歷在目,揮之不去。

隨便一砍便足以削掉巨人手臂的刀刃進入了這個人的體內,人類的肉體有多麼脆弱他是再清楚不過,艾連掀開衣服,如蜈蚣般的縫痕刺痛著他的手指,他乾澀的開口,「很痛吧

不會」里維垂下眼,聲音聽不出有任何的情緒。

...騙人」艾連反駁,不斷地用指尖蹭著疤痕,兵長他出征這麼多年來,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疤數不清,被自己人砍倒是頭一遭吧?白增了個不必要的勳章;艾連覺得鬱悶急了,無法原諒自己。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久了,不知道大家過得如何?有沒有正常開始生活了呢?

我,過得很好,不用擔心,請大家朝自己的目標邁進。

遺言真應該這樣寫才對,艾連這麼嘲諷自己。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第一時間裡,艾爾文就接獲里維打傷憲兵、不知去向的通知,作為團長的艾爾文沒甚麼大動作,點頭表示知道了就讓冒滿大汗、一臉驚恐的傳送兵離去,倒是一旁的阿爾敏發了個冷顫,有種地獄使者打敗了牛頭馬面,要從煉獄返回人間的恐怖感覺。

 

「艾爾文團長,不要緊嗎?」阿爾敏驚恐的問,猛獸出閘,該抓回來吧?

艾爾文遲疑得望了一眼阿爾敏,繼續淡定的埋首工作,想了想還是安撫性質的說道,「沒甚麼好擔心的。」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里維坐在床上,雙手放在大腿,十指交疊,他看著玻璃窗前,陽光照射下浮動著的塵埃,像是他曾吃過的糖一樣,閃閃發光。

 

印象中是佩特拉那個女孩,買來請班上的隊員分食。他還記得,佩特拉小心翼翼地捧著用灰褐色麻布袋裝的糖,用大概是期待的眼神問自己:『里維兵長要不要試試看呢?』他看著那金黃色的、比米粒還厚的糖粒,捏了一顆起來,實在不懂為什麼會有人,願意為了這種東西掏錢買?花時間排隊?

 

未等糖粒在嘴裡化開,里維不耐煩的先一步咬碎,臼齒發出喀啦喀啦的咀嚼聲,與唾液相溶的糖變成一片薄狀物黏在臼齒上,令他感到不自在。

,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人,是帶回來了。

某些東西卻再也回不來。

 

漢吉面對病房的牆壁,三天沒闔眼了,鏡片下的雙眼有些疲憊,她看著牆上破舊的米黃色壁紙,破碎花朵上的裂痕,沒有起始與終點。

 

,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鎧之巨人,果然不好對付,硬梆梆的難砍極了。

——不過比起之前,行動遲緩了許多,再生能力好像也沒那麼迅速,整體來說變弱了不少。

里維看向艾爾文一方,果然也很吃力的樣子。

 

「跟你們磨蹭了這麼多年,也該是結束的時候了。」里維旋身轉著刀刃,猛力一砍,鏘的一聲,背上如龜甲般堅硬的黃色鎧甲出現裂痕,里維瞇起雙眼,這是個機會!

,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可惡!」

里維咒罵一聲,顧不得玻璃碎片,幾乎是艾連破窗的同一時間衝到窗前,那隻在空中的手被粉塵包圍,若隱若現,顯得孤獨無力,他晚了一步,沒抓住那孩子。巨人化的艾連站在一團煙霧裡,金色的眼睛看向這處,與里維灰藍色的雙眼對上,里維扯開喉嚨憤怒地大吼,艾連卻甚麼也沒說,頭也不回地朝某一方向奔去。

 

「喂艾爾文!現在該… …」里維回頭,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成了一串咒罵,焦躁如數十萬隻螞蟻啃蝕著他的理智,握緊刀柄的手背浮出一條條青筋。可惡,那個臭小鬼… …該怎麼辦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自願從軍的人可分為三種目的,愛,恨,與利益。

為了保護深愛的人,因為失去深愛的人,以及不安於危險渴望進入王都生活的人。

恨意或許不會淡去,但博愛會消失,倘若愛的範圍縮小,那麼其他人的生命還重要嗎?脫去了博愛的抱負與崇高的理想,夢想也早就被排到了後位,那我們還剩下什麼?

 

軍人用的是一點人性,不捨死去的生命,持續奮鬥。

,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艾連˙葉卡,你還記得你對人類的宣示嗎!

——記得。

他露出一個笑臉,跪在地上卻不曾屈服,金色的雙眼向上望去。

彩色玻璃上的聖母發出光輝,無論明亮還是黑暗,太陽仍會升起。

他說,所以我要毀約。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