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醇的咖啡在唇邊抹上圓弧,淡淡的沾染嘴角,齒縫間的苦澀與悲傷一點一點融合,從舌尖滑入喉嚨的漫長旅途裡她又經歷了一次失戀。

湛藍的雲眼相間閃著暖陽,樸質的灑落在酒紅色的髮泉上,氤氳圍攏著一張苦澀的臉龐。
她對著茫茫空氣用唇型說話,她希望就算她沒說出來但他看的懂,她希望他們兩心有靈犀,結果卻只是殘忍的心有戚戚。


『放手吧,三浦春。他不愛你了。』


催眠著自己,她說她堅強卻心知肚明她的脆弱,直到那些不成語的氣音殘忍的脫口說出,她認清。他愛她已成了過去式。


『三浦春你做的很好,你已經離開他了』


米白色的連身洋裝綴上銀色的水晶,雙足赤裸的斜臥在床上,她一個一個把銀色的假鑚摘除,她說:好刺眼,好刺眼… …。
她讓冷空氣無情的在臉上劃下兩道血淚,散落一地的銀色碎片與淚水一同閃閃發亮,用手捂住臉,她失聲。


『殘酷、好殘酷,這樣的愛禁不起,女人禁不起哪。』



------廢言


我發現我很愛虐小春…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