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賀文




身穿紅衣的女子,一顰一笑勾人心魂;男人被她的美貌吸引、女人被她的魅力吸引、孩童被她的親和力吸引,他是很甘願做她不起眼的馴鹿啦,只是能替她拉雪橇的馴鹿只能有一隻,他要她紅潤的朱唇讚賞他的辛勤。當然事後的比較利益原則是一定要再算的。祇是惡魔才不做這種費功夫的事情,他的計畫會更周詳會令她啞口無言乖乖投向他的懷裡。

你說惡魔會白白浪費這不長不短剛好用來做壞事的聖誕節假期嗎?





  我說,我們來吻雪吧。




7:00P.M.


「我說死女友大冬天穿成這樣感冒可不要找我」蛭魔妖一看著被貼上他家標籤的女人身上只穿著一條紅色的針織長裙,露出令人遐想的白皙雙腿、皮革味很重的深褐色長筒馬靴、喏,她還把她那該死美麗的長髮給放了下來,她是想被其他男人給撘訕是吧。

「我說日本現在是冬天,死女友很想念春天是吧,洩什麼春、光」呿,我看等會兒富士山就要開花長草飄春雪了。「姊、崎、真、守」扮什麼聖誕節女孩阿,我要把那個死老頭給斃了。

真守無奈得看向反坐在椅子上的蛭魔,她被他緊迫釘人的視線給瞧的渾身不自在,明明就跟他說過是為了替學校招生才穿成這樣的,況且也就只有這麼一天就幫幫校長的忙嘛,沒想到惡魔的醋罈子是24小時續杯無限量供應比7開頭的便利商店還要敬業。

「唉唷,妖一你就忍耐忍耐嘛」,蛭魔從仔細瞧著她還有哪裡見、不、得、人的身體抬起頭來看向她水藍的眸子,熾熱的讓真守緊張的嚥了下口水,「… …哼」轉過身來不看她的臉繼續打著筆記型電腦。

唉,要清理到處四濺的醋還不是普通的困難哪,等回來後再好好彌補他吧,畢竟今天可是聖誕節呢,「那我,出門囉」真守不忘回頭看看那個像極情竇初開的男孩子的惡魔,蛭魔依然故我的打著筆記型電腦、吹泡泡糖。


喀啦,門被真守帶上。蛭魔抬起臉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腦子閃過四個字,開、始、行、動。





8:50P.M.

『 請大家報考泥門高中 』
『好好!我們為了你死都會去讀泥門!』



媽的她長的是很可愛沒錯啦,但是那群豬哥是怎麼一回事,豬蹄伸那麼長是要他一個一個剁下來拿去紅燒啊,遠處看著泥門大門的蛭魔不悅的想著。

『真守妹妹,我來幫你發傳單然後你陪我吃晚飯好不好呀』

混帳連真守妹妹都出來了,蛭魔妖一頂著滿額的清筋箭步走向真守,真守傻愣愣的從人群中看著逐漸走向她的蛭魔。

怪了?他怎麼會在這裡?還來不及問他就已經站在身邊了。

他向她充滿疑問的臉露出一貫的笑容,唰的一聲搶走真守手上的傳單並擋在她的面前,狂傲的向豬山豬海的野豬們說:不好意思我的女朋友要跟我吃晚飯,還輪不到你來當花瓶渣滓。

轉頭,她的髮上頂著一層薄雪,他皺眉用手拍了拍說:我們走。

真守想伸手去捉他手上的傳單,他見狀便是向天一甩,她只見幾百張的傳單像雪一樣落下。他說:死猴子給我撿,死矮子給我把這些垃圾塞進每一戶人家的信箱裡。

兩個嬌小的身影躍向空中,一個說沒問題,另一個說真守學姐不要啊。

「… …瀨那跟門太!可是這是我的工作耶,妖一」極負責任心的真守向蛭魔要回發傳單的工作,「呿,那是給他們兩個的訓練,你就少管那些垃圾了」快走啦,他拉著她的手掌要她跟上他走路的節奏。


10:00P.M.

「怎麼會是垃圾呢,真是的」她習慣性的反抗著卻是帶著笑臉,她剛剛想到了英雄救美的情結,她側著微風靠路上的街燈看著他認真的側臉,她要他停下腳步,他回頭,她墊起腳尖曖昧的在他的耳邊輕聲說:Merry Christmas。

蛭魔一怔,看著那個笑的一臉變態的女人,讓他有種被捉弄的感覺,他勾起大大的嘴角金瞳閃爍著「這樣還不夠」,他低沉的嗓音讓真守嚇了一跳,怎麼他現在給人一種像是老虎尋到獵物虎視眈眈的感覺。

「YA!HA!」他捉住她的手掌將他的囊中物橫抱起來,「喂,放…放我下來啦,現在在外面」她緊張的左右觀望著。

「說的是,在家裡好像會比較方便,不愧是愛吃泡芙的資優生」,那我們就快點回家吧。
「妖一,你…你這個色鬼!放我下來!」我不要。
「放你下來死女友會走比較快的話,我會考慮」妳說不要沒用,我要。
「快放我下來啦!」

喂死女友別亂動,會摔… …


寒冬下的春色滿天,一個穿著黑色毛皮大衣的金髮惡魔,一個穿這只到大腿貼身長裙的性感天使,你說這組配對豈不是天人交戰、天色大亂。
倒在地上的兩人真守疼的閉上雙眼,蛭魔疼的睜大雙眼,真守只覺得嘴唇冰冰涼涼的好像雪落在唇上,蛭魔把她從身上推起來,真守摸了摸微帶涼意的嘴唇問:「我剛剛是親到雪地嗎妖一?」。

他沉默不語,冷著臉色拉起她的身體,這讓真守打了個哆嗦。


11:00P.M.

喀啦,蛭魔妖一反常的用手扭開門把並輕柔的將他關上,這扇歷經風花雪月的門板第一次受到男主人的溫柔對待,這種不尋常的和平氣息讓姊崎真守畏懼,他帶的低氣壓令她畏懼。

真守看著蛭魔脫掉大衣、掛上大衣俐落的動作,她卻不知道她該做些什麼只是傻傻的站在一旁,蛭魔面無表情的走向真守,無形的壓力讓真守不自覺的想要後退,但是他不給她空間。蛭魔拑住她的雙手,攫住她不知所措的唇瓣,把她困在牆邊,他用他手掌用力擁住她的細肩,蠻橫的他霸道的不給她機會,這種感覺像是賭氣、被悶住的發狂野獸。

她尋到一絲新鮮空氣,便大口大口呼吸,他不給機會讓她歇口氣,便繼續要她,真守努力移開被蹂躪的雙唇「你在生氣嗎?」,話一出口她便後悔了。

蛭魔看向她水藍的眸子,然後緩緩的將臉靠近她蕃茄紅的,他的鼻息吐在真守的臉上,他們兩0.01公分的距離成了0,單薄的雙唇在四片皮膚上接觸磨蹭,他認真的說:

「妳說,這像是在吻雪嗎?」「別說與我接吻像是在吻雪好嗎… …」

「對不起」「好… …」

窗外飄下白色小雪花一點一點的推砌,今年成了篇抒情文的白色聖誕節。







BBB──BBB,坐在地上的蛭魔全身赤裸只蓋著一條棉被,他熟練的按下通話按鍵。

「那個… …蛭魔同學」話筒的一方傳來禿頭校長的聲音,蛭魔挑起眉帶著滿意的口吻說「死校長你做的很好,我就放過你直到假期結束」天曉得禿頭校長是否高興的連那幾根寥寥無幾的毛髮豎了起來「這… …太感謝您了蛭魔同學!」。

呿,蛭魔掛斷電話隨手往地上一扔,他用手撐起下巴側身看著窩在她懷裡的小貓,看向帶在左手腕的SWATCH,他壞壞的勾起嘴角:

「12:00P.M.,姊崎真守簽收完畢」




後記:

聽完手機的禿頭校長,快樂的要飛上天,他想著蛭魔同學人好好,要放過我到假期結束呢!他人其實很不錯呢!

放過我到假期結束,到假期結束,假期結束… …假期結束!!!!他該不會說的是聖誕假期結束!

No!~~~~~~~

最後的一根毛悄悄的飄落,校長因為打擊太大被送到醫院治療,短期內泥門暫時沒有校長。




-------廢言:

SWATCH---手錶品牌。

好了,別看我介紹手錶介紹的很白痴然後打我阿!這篇蛭真文其實是難產過後的,最後醫生決定剖腹(你耍白阿你),不知道哪個小白把存好的檔案給刪了(還說,兇手就是你!!)

好了我睏了,我睡了,我要去夢我的妖一寶貝了XD(他不是你的!!!)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