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後悔嗎?我可愛的女孩?」

「不,只要是為了你,我親愛的法蘭西斯。」

 

 

 

那一天,我遇見了上帝,但他不願我叫他上帝,他說他不夠資格被賦予這神聖的稱呼,而且他也不是。

所以我只好稱他為法蘭西斯,以賦予我一切的美麗祖國來稱呼上帝。

 

——法蘭西斯。

 

 

棟雷米村莊一直是個很神奇的地方,至少貞德是這麼認為的。

老實說這並不是個安全的地方,周圍都被不屬於法/國人的勃艮地人包圍了,村子也遭受過幾次襲擊,這並不是美好的回憶,但她知道她是法/國人,也為此而驕傲的活在亂世之中。

 

「媽媽,我出門了!」

小貞德穿上鞋子,吻了吻母親的臉頰,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家裡經營的農場探險,或許那頭馬媽媽已經生出小寶寶了?今年的收成不知道好不好呢?一旦想到外頭會發生什麼新鮮事,貞德就不由自主的想邁開步伐,大步大步的跑向草原,誰叫她就是無法克制想去瞭解外頭一切的衝動!

 

「等等,貞妮德!」

母親伊莎貝拉急忙放下手中的碗盤,喚著女兒的幼名,她擦乾手上的水漬,笑著看著小貞妮德歪著頭擺出疑惑的表情,她揮揮手說。

 

「過來,媽媽幫你梳一下頭髮。」

「頭髮亂糟糟得沒有男生會喜歡唷!」

 

不知道什麼時候,母親手裡已經拿著一把木梳,像一個正常的母親要求女兒讓她整理頭髮。貞妮德乖乖的坐在母親身前,通常這種時候她會好好收斂一下自己衝動的個性,乖乖的聽著母親訓話或著叮嚀,雖然有的時候給母親梳頭真的很疼。小貞妮德咧著嘴隨著母親梳頭的動作,一上一下點著腦袋。

 

「媽媽,還沒好嗎?」貞德的聲音有些無奈,她一直都想不透為何梳頭要花這麼多時間?貞德小心翼翼試探的問著身後對著打結的髮絲努力的母親,她真的想出去玩了。

 

母親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在貞德的身後臉上露出你終於問了的表情,她緩緩的放鬆控制梳子的力道,用充滿笑意的語調說。

 

「小貞妮德以後還要嫁人,這樣可不行啊!」

「媽——」

 

 

她就是不喜歡母親一直都把嫁人這件事提在嘴上,她還沒有想過要嫁到別人家裡,當別人的妻子,替丈夫生一些小孩延續血脈,然後以家庭生活和樂順遂為自己生活目標。好吧!在母親的洗腦下,她曾經幻想過這些事情的發生,但……總覺得那不是她所期望的生活。

 

「……我才十六歲耶。」貞德在嘴裡咕噥著,她加快步伐朝農場北邊前進。

 

 

兒時的貞德總是比村裡的其他孩子還能感受到自然的氣息、生物界裡能量的流轉。她能體會生物們的想法,當馬兒悲傷的時候,她也會感受到同樣的哀愁。但她一直都是個樂天開朗的女孩,法/國潮溼的氣候常常使人感受到莫名的煩躁,但貞德卻能找些快樂的元素,掃除這些鬱悶感。

 

今天的天氣比往常好些,儘管有些烏雲壟罩著天空,但還是能感受到野些許的陽光照耀在地上,貞德看著草地上陽光的陰影,亮藍色的眼瞳像是發現了珍寶,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

 

貞德家裡的農場有棵老樹,那是她每天都會向上帝禱告的地方,請求上帝指引國家方向,並能夠使戰爭遠離她的家園。

 

 

她相信上帝,所以她很感激上帝將要把她的祖國帶向光明的一面。

 

隨著位置的移動,光影在腳底下不斷的錯動,老樹從遠方的地平線一點一點露出,像傘一樣茂密的綠葉映入眼簾,她到了,她高興的想要跳起來歡呼,但當她站定在樹的前方,卻硬生生的將歡呼聲吞進喉嚨。

 

有一個金髮男人正撫摸著樹,帶著點憂傷的表情。

 

明明接近正午,光線卻在那一剎那全部暗了下來,風吹的樹葉沙沙作響,彷彿將時間也吹快了幾許。她並不是害怕這個男人,而是看著那黯淡的金髮,她第一次感受到開心不起來的感覺。

 

儘管他們並不相識。

 

 

男人將手收回,他露出個淺淺的微笑,臉上遺憾的表情彷彿從未出現過,風捲動金黃色的髮絲與貞德的白裙,他轉過身來看到了貞德。

 

貞德嚇了一跳,並不是因為偷窺男人被發現的羞赧,而是男人驚訝的張開雙唇,有些害怕又有些高興,聚睛看著她,好像她是什麼奇怪的生物一樣。

 

過了幾秒,男人的嘴裡呢喃著一串法語,貞德無法找回應有的理智,遲遲無法集中精神聽見男人所說的話,她看著他的嘴型沒有猜懂,只知道那是簡短的音節,猶如心跳的一顫。

 

陽光從男人身後的天空竄出,烏雲被撥了開來,那是她所見過最燦爛的天空。

一個奇怪的想法,像電流一樣流過。

 

 

「您是上帝嗎?」

貞德小聲的問著,她把最不可思議的句子用絲絨包裹著,小心翼翼的傳遞給男人。

 

擁有著柔順波浪金髮的男人一愣,他聽見了最熟悉的語言,但他必須小心的回應。貞德看著他摀著嘴唇沉思,心想她該不會說了不該說的話?正當她想開口讓男人不要介意他的胡言亂語時,男人已經露出爽朗的笑容回答。

 

「不,我並不是。」

「上帝是不可褻瀆的,所以我不是上帝,我可愛的小女孩。」

 

眼前的人情緒轉換實在太大,讓貞德有些不知手措,上一刻的憂鬱青年現在卻變得有些輕浮,與油嘴滑舌。

 

她開始有些緊張,該不會她真的褻瀆了上帝?

 

「別緊張,女孩。」男人想知道她在想些什麼,輕聲打斷了她的思考。

「我不是上帝,但我或許是……天使。」

 

「天使?」

 

或許法蘭西斯給得這個答案是不知變通的,但他知道他不是上帝,但他應該跟天使還沾的上邊。望著貞德有些興奮的表情,法蘭西斯搔著臉頰,他想女孩總是會把或許這個詞給遺忘吧!

 

「我叫法蘭西斯,你呢?可愛的女孩?」法蘭西斯彎腰行了一個貴族該有的禮,他知道現在的貞妮德並不懂貴族的禮法,但他必須這麼做,因為他想表達對她的尊重。

 

她聽見他的名字知道是祖國,但她並不覺得這對她的祖國有任何一點褻瀆,她笑的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貞妮德。」

 

 

或許,我真的遇到了天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風敘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木
  • 你真的很喜歡法貞耶~(笑
    總覺得這篇可以寫後續變成長篇小說~
    貞德家庭生活背景描述很深動我很喜歡~!!
  • 其實這是我第一次寫法貞(羞)
    光說不練我就是這種人(哈)
    這篇是長篇小說唷~有01(標題要很仔細看才會發現XDD)

    話說典哥正式版我已經開始在寫了,腦裡有很多畫面

    eva3q 於 2011/07/22 18:12 回覆

  • 木
  • 你是指出本用的正文嗎?到時要給我看憂~!!正文我要求會提高喔~(準備大修吧你!XDD
    是說你說到時要寫兩對~另一對呢?
    我最近在試上色方式哪種比較適合到時出本的風格(有些圖畫完後不會放到網誌~到時再來挑看要哪些當內彩~
  • 沒錯,是指出本用。當然會給你看~挖嘎嘎!
    不過我應該會花一段時間完成,請大師批評指教(土下座)

    另一對我還在考慮,如果典諾順的話會接著寫(大該分上下共5000字)
    我怕來一個太跳痛的CP不適合這本同人的風格

    思考中

    eva3q 於 2011/07/22 18: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