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涼的春天啊,蜜蜂做掉蝴蝶,快一步出來採蜜呢!」

「同學,這樣造句是不合邏輯的唷!」

「白髮同學、你的腦年齡是四十歲嗎?這叫做童趣。」

 

蜜蜂到底是吃葷還是吃素,小小年紀的仁王還沒有這麼高超的智力能思考,他只知道蜜蜂跟蝴蝶是春天的產物,所以沒有誰快誰慢的問題存在。

小學一年級的第一次相遇,男女心理的熟成度決定了往後的勝負關係。

他死也不敢忘記,第一次見到她時,她還是個小工蜂,流年一轉,已成蜂后。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

 

直到小蜜蜂的旋律響了第二次,仁王雅治停下咀嚼魷魚絲的嘴,毛骨悚然的被好搭擋的雷射光速盯的快穿過去後,才發覺這鬼打牆的嗡嗡嗡是他的手機鈴聲!

這也不怪他,用比呂士的眼鏡想也知道是誰幹的好事。仁王雅治繼續嚼著魷魚絲,他嚥下不斷分泌出的唾液,伸手拾起窗台溝上的手機,看著手機螢幕上的"未顯示來電"有種不太吉祥的感覺。

 

「雅治……吵死了。」

「はい~はい!」

 

搭擋最近幾週一直處於低氣壓狀態,還是少惹微妙,不過話說回來這件事跟那隻小蜜蜂也有點兒關係。他苦著臉想:『你怎麼就這麼雀躍啊!』

『我也知道這名謠聽久了有些中毒,但是!比呂士你真是沒有良心,你的好partner正在進行天人交戰欸!噗哩!』他扔給短髮搭擋一個可憐兮兮的眼神。

『給我接起來。』柳生殺給他一個眼神。

『比呂士你這麼兇巴巴的,小心沒人要啊!』在柳生的注視下,他按下了通話鍵,電流接通的瞬間,噗吱一聲像極了她曾描述給他的死亡的聲音,一陣惡寒爬上背脊。

 

靜默三秒,仁王聽見話筒那邊發出東西翻倒的聲音,電流的雜音越加劇烈。

嗡嗡、

正當他竊喜打算掛掉時,一聲輕快的命令帶著趣味急促的響起。

 

「欸、仁王雅治快讓你們家神之子來新聞社社辦!我們部長又開大絕了!」

「噗哩~聽起來很糟吶!但是你為什麼會有我的手機號碼呢?小蜜蜂同學~」他一臉陰鬱的說。

「嘛──你忘了你是誰嗎?雅治~!」

 

『你是詐欺師,我手下敗將下的最強詐欺師呢~』

「噗哩、還真敢說……那隻小嗡嗡。」自從他有了這稱號後,他又多了另一個讓她朝笑的柄。

 

掛掉電話後,天台吹起陣陣強風,彷彿又在責備她撒慣了的謊言,她將手機放進黑黃線條相間的夾克裡,打了個哆嗦。

 

「打通了?」靠在欄杆上的紅髮少女,把英文單字本向前方一扔,啪的一聲紅色的書皮洛在地上。

「是啊~幸村同學給的電話是正確的呢!沒有耍我們呢!」黑髮播到耳後,她打開包裡的筆記型電腦放在腿上,打開拍賣網尋找有趣的假髮。

「欸,幸村大神會生氣嗎?話說我們竟然汙衊部長的名聲!」紅髮女孩撥了撥前額獨瀏海透氣,前陣子戴太久假髮了,現在頭頂輕鬆至極,有點不太習慣呢!

 

「欸?才沒有污衊呢!剛剛春江可是差一步就要開大絕了!我可受不了一個月連續讓她開兩次外掛。」

「所以趕快叫你的王子送滅火器嗎?八 ちゃん~」

 

淺山八嘖了一聲,抬起頭戲謔的反擊。

 

「還說我呢,你不倒是要了人家柳生的電話然後瞬間把人家加入黑名單嗎!」

「啊哩!你不知道比呂士那傢伙越長越不可愛,我頭疼的呢!不想看到他!」瞬間垮下笑臉,總覺得看到比呂士就像在看爸爸一樣,累人!

 

 

 

 

 

蜂(はち)如同八(はち)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