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處看不透黑暗,目光萬箭齊發集中在他一人身上,他將手中的演說紙卡揉成一團,欠身含首行了紳士禮,他湊近麥克風獨自攬下這份殊榮。

 

 

 

「喀、」

「跟著本大爺赚大錢吧!」

 

鎂光燈下一個華麗的響指,全場盲目地嘩然轟動,台下前排的股東們滿意的起身鼓掌,一個個雙眼炯炯有神發著精光,看來明年淨利潤似乎又要飆漲了…只因為董事長、最大股東——跡部景吾的一句話。

 

「跟著本大爺……」這句台詞幾乎可以代表跡部景吾申請專利。圓環的電視牆上、車站裡的大型海報不斷放映著、跡部所代言的自家研發的基因改良藥妝品的CM

 

年輕帥氣企業家,短時間內成為日本入口網站上的最熱門的搜尋詞彙。

 

日本目前最大規模的生物基因開發公司,跡部王國剛成立的生物科技企業在短短五年內壟斷市場,成為之首。

 

 

28歲的跡部景吾早就不打網球了,除了偶爾打打小白球應酬、在家裡的健身房維持身材外,他忙碌到無法正常進行一段完整的運動。

 

人們總是覺得他只要坐在舒服的董事長椅上靠著一台電腦、放片優雅的古典音樂,就能不費吹灰之力攢入大把大把鈔票,而事實證明一台電腦是不夠的,而一篇古典音樂CD是多餘的。

 

結束完年末的股東會議,跡部在下台前他掃了一眼坐在前排的次大股東,台下燈光灰暗他看不清那些噁心的嘴臉,他的內心早就凍成一塊冰冷的石頭,而表面卻猖狂的做戲。

 

才推開會議廳的大門,三位秘書一個個箭步遞上不同型態的合約書,他接過其中一份,修長的手指伸進西裝外套內裡,掏出手機撥給公司的總理確認數字、一個又一個。

 

逐漸下降的電梯內,他接過秘書遞上的鋼筆,姆指輕輕撬開圓弧的筆蓋,快速的翻閱合約,隨後簽上行雲流水的羅馬拼音。

 

「嘖、」

「跟那老頭說,本大爺不屑簽這份合約,叫他眼睛放亮點,光這點條件?請他排到後面去!」跡部退回一份合約,不悅的跨出電梯,大手一揮,「不要來浪費本大爺昂貴的時間。」

 

經過大廳時,一樓裡最氣派的水晶吊燈折射著暖橘色的光芒,貴氣中帶著人性的熱度,比水晶燈的亮度更刺眼的是人們露骨的視線,跡部景吾早已經習慣所有人對他行注目禮,他對於他的員工就像是神化般的存在,他高傲的直視前方,前行的雙腿踢開長版排釦大衣,專人早一步替他感應了自動門,跡部筆直的走出辦公大廈,絲毫沒有放緩腳步。

 

『一群白癡、同一件事情要我說幾遍?』冷風往骨髓裡鑽,緊皺的眉透夾碎了片片雪花,染白了雙眉。

 

 

 

正如情人節一般,跨年也是商人的節日。

跡部看著東京街頭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哄哄的談笑聲令他皺起眉頭,夜空被行道樹上掛著的LED燈照亮,大紅大紫的燈光幾乎要刺傷他的雙眼,最後他冷著一張臉,面無表情地坐進了車內。

 

他說。

 

「回家」

 

駕駛座與客區間升起了隔版,通常他讓秘書們乘另外一台轎車行動,而不會讓三個人無時無刻的跟在身邊,那窒悶的氣氛還沒有逼死他就先逼死他的秘書了,跡部捏了捏眉心,在短暫放鬆後振作起來。

 

他將收在椅背後的平板電腦立在膝上,指尖熟練的滑動,看完部下們寄來的年度利潤報表後,打開另一個信箱,嘖聲。

 

「這什麼啊!那些笨蛋!」看著信箱首頁警告容量即滿的訊息,他拉開領帶調整了空調的出風口,扭了扭脖子,深吸一口氣點進收信匣,嘛、這次指頭戳的倒特別用力。

 

「就跟他們說過不要把信箱當聊天版用了… …」

 

一則一則查看、一條一條刪除、淨是些沒營養的對話,在刪了不知道第幾條郵件後,跡部黑著一張臉,『這個慈郎跟忍足是怎麼回事?上班時間還聊的這麼起勁?』

 

忍足不務正業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不過慈郎這傢伙……

 

他下意識的想撥通電話給芥川慈郎的上司,好讓他不要動不動就塞爆他的信箱。不過據當事人的控訴是:「不跟其他人聊天真的很容易睡著欸跡部!我不要再被扣薪水了C~!」

 

「嗯啊、這些傢伙們都不小了還是喜歡給本大爺找麻煩啊!」

 

跡部按下夾板上的按鈕正打算向司機更改路線,一個緊急剎車讓他向前跌去,雪地上滑處兩道深刻的胎痕,激起的飛雪如浪花般打在玻璃窗上,跡部卻一點也沒有美感得聯想,一晃眼,他撐著椅背、單手承受後座力想:

 

「媽的明天最好不要跌股。」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