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瀨→模特兒→?

※青峰→警察官→?

 

 

男人的金髮,男人的金色雙眼,撐著下巴朝前方微笑的臉被製成大型廣告刊版,立在建築物的頂樓上,只要不拉上窗簾,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每分每秒,他都能看到那張被放大無數倍的臉。

 

按下鬧鐘的青峰,打了個呵欠朝著陽光望了過去,「你當你是蒙娜麗莎啊?黃瀨。」

 

每個角度彷彿都在向你微笑,人氣模特兒黃瀨涼太。

 

 

00

 

「黃瀨君,你真的越老越上相。」黑子拿著最新一期的雜誌翻看,斷下評語。

 

「小黑子!你這是稱讚我嗎!雖然說我老有點…不過是稱讚對吧!好高興~」戴著墨鏡的黃瀨,放開咬在嘴裡的吸管,高興的揮舞起可樂。

 

「哼、這傢伙從以前就只有這張臉有點意思。」綠間推了推眼鏡,話鋒一轉,「話說青峰這傢伙怎麼還沒來?作為一個警察竟然還遲到!」

 

「至少也像紫原君跟赤司君一樣懂得請假嘛!」黑子咬著一條薯條,放下雜誌,拿出小朋友的家庭日記,決定寫下作為老師的每日一話。

 

速食店的門鈴發出一震激烈的鈴聲,個頭最高的綠間雙手插在白袍上,抬頭遠遠的看到那個高大的身影:「那傢伙總算來了。」

 

穿著深藍色警察制服的青峰馬上成了店內所以人注目的焦點。

 

「你是不是又黑了啊?青峰君?」黑子抬起頭,看著那個幾乎要跟深色制服融在一起的男人說。

 

聽到這句話,青峰身上的暴戾之氣源源不絕的湧出,他坐進了黃瀨旁邊的空位,一臉燦爛的說道,「啊嗯——多虧這位人氣模特兒呢!我怎麼能不黑呢!」

「哲、你下次記得跟那群小鬼說,警察的工作並不是只有抓壞人啊!」

「呃…小青峰,我們有話好說!」黃瀨朝旁邊退了退,這頭野獸今天似乎怒氣特別旺盛,哇呃…小青峰的眼睛充滿殺氣!會死啊!

 

不過他大概曉得青峰為什麼會變黑的原因。

 

「最近要出寫真集也不是我能夠決定的啊!小青峰!」墨鏡底下的黃瀨睜著水汪汪的眼睛,充分發揮出眼戲的天分,不過在青峰眼裡除了黑壓壓,哪看的到什麼水汪汪。

「可是你拍了吧!」青峰一個眼刀射了過去,黃瀨瞬間消音。

 

好恐怖!比起遇到恐怖的狂熱粉絲,現在的小青峰更像來自地獄的修羅!

 

「等等、黃瀨的寫真集跟青峰的膚色有甚麼關係?」坐在對面的綠間真太郎終於打破了兩人眉飛色舞的小圈圈,寫真集跟膚色之間可沒有DNA存在啊!

 

「有的時候綠間你真的不太聰明。」一旁的黑子放下家庭聯絡簿,插話的同時帶著惋惜的表情看著綠間。

 

「這傢伙的寫真集要預售了,民眾在搶票啦!真不懂為什麼賣個寫真集都還要發號碼牌?…我要一個照燒漢堡。」

 

「那是因為大家都很喜歡我嘛~麻煩一個照燒漢堡!謝謝~」

 

「整個就是暴動啊,女人真是恐怖!身為一個愛國愛民的警察,成天守在封鎖線前擋人是我的天職、哼。」青峰接過黃瀨遞上的照燒漢堡,嘴巴上雖然還是饒不了黃瀨,不過看在漢堡的份上,心情基本上已經好了一大半。

 

「從青峰君嘴巴說出愛國愛民…這種感覺不太對啊…」

「哲,我真的覺得幼稚園是不是把你給改造了!怎麼講話越來像赤司那傢伙啊!」

 

他用眼角的餘光看到那個金髮的男人依舊張著笑得開懷的嘴巴。

 

其實,他也知道黃瀨沒有錯。

模特兒有模特兒的工作,警察也有警察的工作。

所以皮膚變得黑或是不黑對青峰來說都無所謂。

只是,看到這麼多女人在搶著擁有黃瀨,套句哲的話。

 

「這種感覺不太對啊…」

 

 

01

 

警官青峰是局裡的警察,平日沒特別任務時,大概就是騎著單車巡邏而已。不過因為他的身高與體格的關係,他總是能夠被指派到與其他警官不同的任務內容。

 

黃瀨涼太的寫真集預售票販賣的人口流量維護是其一,至於其二嘛……

 

「這種事通常不是都是請私人保鑣嗎?」青峰抽蓄著嘴角,看著手裡的通知。

「嘛、你就別管那麼多了,明天開始直到活動結束,你可以先回家了。」坐在沙發椅上的上司,揮了揮手攆了青峰出去。

 

他才剛踏出辦公大樓,手機就響了起來,每次對方打電話給他時,青峰總是納悶著一件事,他按下接聽,「模特兒行程不是排很滿嗎?我看你很閒嘛!」

 

「嘛~小青峰別這麼說哪!」

「找我有事?」

「沒事就不能找你嗎?小青峰好冷淡噢!」

「我掛了。」

 

「欸等等……好燙!」

正在接受梳妝的黃瀨一個激動跳起,結果頭皮不小心撞上吹風機的出風口,灼熱的感覺使他眼眶裡瞬間積滿淚水

 

黃瀨君沒事吧?!誰來去拿冰袋過來!

天啊!頭皮沒事吧?

發生什麼事了?黃瀨君的頭皮怎麼了?

 

「頭皮…怎麼了?」電話那端的青峰聽見許多物品撞擊的雜音,不過也只是一會兒,黃瀨的聲音又再度傳進耳裡。

 

「啊那麼小青峰明天見囉~可不可以順便幫我帶一瓶運動飲料啊?」

「啊?算了,我知道了,明天見啊。」

 

青峰切斷通話,站在原地愣了許久,「等等,那傢伙怎麼知道明天要再見!」

 

「不會是被耍了吧!」他拿出手裡的警棍碎碎念。

 

傍晚,青峰回到公寓,隨手扔了鑰匙後,視線又再度移向床邊的落地窗外,看板下的小燈已經亮起,就連在晚上他的臉都看得一清二楚。

從明天起,他就是那位大紅人的保鏢了。

 

拉下燈,只剩黃瀨涼太的臉還是亮著的,耀眼如黑夜裡的陽光。

 

 

02

 

當處都是金閃閃的一片,世界彷彿突然出現一種金黃色的傳染型病毒。

青峰小心翼翼得繞過床邊堆積成小山的雜誌,封面清一色是那為他剛接過手的任務對象,他不過是在電話中脫口說出要變成黃瀨的保鏢後,哲那傢伙就坐著娃娃車載了一箱箱黃瀨的相關資料。

 

美其名是給青峰做參考,事實卻是黑子的家極度缺乏行動空間。

他收起放在櫃子上的警徽與皮夾,說了句:

 

「我出門了。」

 

 

 

青峰穿著普通的西裝,手裡拿著一瓶運動飲料勉強當作是拌手禮,仰頭看著這棟高聳的建築物。

低頭看了看手錶,上班時間要到了啊。

他走進大樓,亮出識別證,通行無阻的走了進去,「保安…真差啊。」

 

 

「啊!小青峰你來啦!」坐在休息室裡的黃瀨看樣子已經梳妝完了,眼眶周圍塗著o.5公分粗的眼線,原本熟悉的臉突然產生了陌生的距離感。

 

「雖然很麻煩!不過你之後的行程列印一張給我吧!」

「當然我不會讓它外流出去的。」青峰拉了一張鐵椅坐在黃瀨前面,隨即又問到,「為什麼現在還要增加人手?本來的不夠用?」

 

青峰指的是保鑣的人數,據他所知黃瀨的經紀公司本來就有請私人保鑣了。

 

「不知道欸?可能是上面覺得最近不太安全~上頭也太愛操心了!」

「小青峰只要在旁邊待著就好了~等活動結束後就沒事囉!」

 

「嗯…等一下是去拍照吧。」青峰跟走進來的經紀人打過照面,雖然他還是那個跩得要死的青峰大輝,不過工作時就跟打籃球的時候一樣,格外認真。

 

「哇噢!現在的小青峰超級帥氣耶!」

「你只要專心拍你的照就好了,其他我幫你看著。」

 

 

03

 

青峰大輝雙手環胸站在角落,所有人的焦點都聚在站在鎂光燈下的黃瀨身上,他退在光後、退到所有人的視線後,用五感觀察著整個環境,猶如警犬般靈敏。

 

工作時的黃瀨跟私底下的黃瀨不太一樣,指的並不是那張化了妝的臉,而是黃瀨涼太這個人、他的笑容,以及整個散發出來的氣息。

 

模特兒是種變色龍這件事青峰大致上是曉得的,但他從沒想過黃瀨涼太會是一隻變色龍。

 

直到現在。

 

 

『欸?那個人想怎樣?』青峰不悅的看著一位拿著水瓶、以奇怪速度的步伐走向黃瀨的女人。

 

他本來就對認臉不在行了,不過在女人轉向他這一面時,青峰發現她沒有戴識別證,光是這點女人就被他列入黑名單裡。因為經紀公司為了確保公司大紅牌的人身安全,所以格外規定只要是只有黃瀨個人的拍攝工作都需要配戴員工證件。

 

『找死啊?拿著那麼危險的東西在我的眼皮下晃著!』青峰咬著牙,加快了步伐晃到女人身後。

 

「喂、不好意思。」他抓住女人的手腕,低頭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水瓶,儘管很不爽,不過為了讓黃瀨能夠順利工作,青峰壓低了聲音,擺出一張笑得很勉強的臭臉,「可以跟我出來一下嗎。」

 

 

不要不相信野獸的直覺。

 

 

攆出了一個粉絲後,青峰拉了張鐵椅坐在攝影棚的入口邊,看著黃瀨換下一套又一套衣服、擺出各種不同的姿勢,不過哪張臉卻讓青峰看的索然無味。

 

「果然這傢伙這樣笑不好看。」雖然他不懂時尚,不過他比任何人都懂那張臉。

 

他坐在椅子上,開始思考,這個樣子不行啊!不過是拍個照而已,就有外人能夠這麼接近這傢伙,保安真是有夠差勁!該怎麼辦才好呢…

 

 

「小青峰,謝謝你啊!聽說你今天抓到一個小粉絲呀?好厲害喔~」

「那個什麼…我問你…」

「什麼什麼?」

 

青峰看著卸妝過後的黃瀨,慢慢的說。

 

「你要不要住我家啊?」

「欸欸!這是什麼?小青峰在邀請我同居嗎!」

 

「吵死了!這樣比較安全啦!笨蛋!」

 

有我在旁邊,真不知道誰還敢動你,所以我說,這樣比較安全啦!

 

 

04

 

看著睡在床上、正打著小小的鼾聲的人,再看看窗外的照片。

青峰拿著一瓶啤酒,靠在床邊的木櫃上,他知道哪裡不同了,變色龍的黃賴涼太。

 

黃瀨剛進屋子裡時著實得被地上的雜誌小山給下了一大跳,真沒想到小青峰收集了這麼多有關自己的雜誌,不過仔細一看,上面竟然有著自己的親筆簽名,而贈與對象竟然還是小黑子,霎時黃瀨對黑子的一片癡心都碎了。

 

「喂起來啦!笨蛋!」青峰用啤酒罐戳了戳黃瀨的臉頰,硬是把熟睡中的某人給叫了起來,「模特兒的夜生活不是都很豐富嗎?」

「那是某些人啦…我一直都很珍惜睡眠時間的……」黃瀨翻了個身完全沒有作為客人的意識,他拉了拉棉被問,「小青峰還不睡嗎?這樣會老得快喔…」

 

「你們當模特兒有規定要怎麼笑嗎?」

「笑?沒有啊…哈啊」黃瀨打了個呵欠,睏得睜不開眼睛。

「那為什麼你這傢伙的笑都笑的這麼奇怪啊?」

「什麼東西啊…小青峰你在講繞口令嗎?真有趣…」

 

「你好像都沒有扯開嘴巴大笑的照片欸?黃瀨。」青峰又隨手翻了幾本雜誌驗證自己的直覺,工作時的照片的微笑總是緊閉著嘴巴、上揚著不同幅度的嘴角,靠著一雙眼睛表演出各個故事。

 

不過私底下黃瀨所拍下的照片,往往是笑瞇了雙眼,露出牙齒的大大笑容。

 

「因為會長皺紋啊…笑太大的話很容易牽扯到皮膚」

「每天這樣笑下來我的臉一下就鬆弛了…會很困擾吶、小青峰。」

 

翻了個身的黃瀨沒聽到青峰回應的聲音感到有些奇怪,隨後另一個重量壓上了床鋪了另一邊。

 

「小青峰?」

「快睡吧、笨蛋!」

 

青峰枕著自己的手臂,雙眼一閉,身旁有著涼涼的物體降低了總是被自己睡得太過溫熱的床鋪,感覺格外地舒服。

 

身邊的黃瀨涼太才是真正的黃瀨涼太。

會大笑、大哭、惡作劇、還有煩死人的笨蛋。

 

 

05

 

熟悉的鬧鐘聲又響了起來,青峰睜開雙眼下意識地望向陽光,腦裡卻先閃過,今天回家是不是就會有人說:你回來了。

 

「起來了笨蛋!工作!」青峰不客氣的推了推黃瀨的肩膀。

「唔…再睡一下下。」

「在等一下,你那個經紀人就要殺來我們家了啦!天阿這個未接來電是怎麼回事!」

 

青峰俐落得換好褲子,光著上身直接衝進浴室裡刷牙,咬著一隻牙刷又跑了出來,朝著筆記型電腦的開機鈕一案,『要死,昨天忘記打報告書了』

 

 

「對了小青峰—」

「啥事?」

 

「好像還沒有跟你說早安啊…早安~小青峰!」黃瀨頂著一頭亂髮坐在床上,手裡還抱著棉被,雖然整個人亂糟糟的,不過卻有種拍晨間廣告的清新感。

 

青峰愣了幾秒,拔下牙刷,嘴角還殘留著白色泡沫。

 

「早啊。」

 

「哈哈!小青峰你這樣子真好笑!要把他照下來傳給小黑子他們~」

「吵死了!你動作給我快點!」

 

 

背著陽光的黃瀨,耀眼得令他睜不開雙眼。

不知道是因為那個過於燦爛的白癡笑容,還是晨曦的關係呢?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