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手骨、手紋、手相,Q對生命線還是愛情線沒甚麼興趣研究,但以科學角度來說,一雙手對於一個人來說仍舊充滿了許多線索,如果你不相信?翻翻柯南道爾的小說或觀賞許多推理電影都應用了相關的資訊。

 

正如同Q所追求的指甲與鍵盤之間最美妙的距離是一樣的道理。

並不是潔癖,但作為一個正常人,當指甲裡出現灰黑色的半月形汙垢時,Q會感覺今天的敲鍵盤聲特別不脆耳響亮,然後產生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且並不會影響工作的小脾氣。

 

他會花半小時的時間,拿根牙籤與一小碟清水,耐著性子地一點一點挑掉汙垢。

他喜歡保持雙手的整潔,就像外科醫生在進手術房前都要將細菌刷掉一樣,這是Q對工作跟生活上的一點小要求,畢竟好的生活品質會另心情愉悅、並帶來更佳的工作績效。

 

所以,他要鄭重申明,他絕對絕對沒有潔癖,或強迫症。

所以,007那雙來自地底兩萬英呎的手,噢他當然知道那些半月形的汙垢是明星特工保護國家的勇士勳章,但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來碰他足以毀滅世界的手指頭!

 

「去洗個澡,或先去洗個手,你才能過來007。」Q頭也不回地窩在書桌前猛敲鍵盤,在家加班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情,而明星特工闖入他家這件事也是,「麻煩順便幫我把廚房的茶壺拿過來好嗎?謝謝。」

 

對於一天到晚被闖空門這事兒Q已經死心,他也還沒有厲害到能夠設計一個如果不是007或自己進入家中就可以射出雷射殺死這不要臉的入侵者的機關,但就算他成功了?Q相信007依舊會鍥而不捨地就算雷射掉一條手臂也會要爬上他的床。

 

對於自己在第二道內門的虹膜掃描裝置上給007權限這件事,Q已經矛盾的不想仔細思考那時究竟吃錯了甚麼藥。

 

Bond自顧自地,拉了書房裡唯一的一張摺疊式鐵椅、也是這個機密要地裡他唯一能夠坐下的地方,一屁股坐下後Bond自顧自地雙手環胸抱怨起來。

 

「我還是要一支爆炸筆。」他的申訴惹來Q的眉心呈十字。

「告訴過你,已經停產了。」手指霹靂啪啦的敲下。

「那就量產吧。」Bond聳肩。

「噢抱歉,你難道聽不懂"停產"這句英文嗎?Mr. Bond?」

 

「好吧,真可惜。」Bond努努嘴,句尾刻意拉長音,估囔著,「我一直很喜歡那玩意兒……」

 

Bond隨意地坐在鐵椅上,小心地不讓卡在軍褲上來自肯亞的塵土掉落在這間Q的手術室裡,他承認一結束任務這個狀態的自己Q連一眼都不想看,何況是跟他摟摟抱抱滾床單,但任何一個開放式教育的母親都會說:男孩子嘛、流流汗髒兮兮是很正常的事情。

 

Bond認為這個被冷氣房還有無菌室(開個玩笑)慣壞的軍需官,需要一點來自外面世界的細菌增強抵抗力,Bond深信,當Q見過最髒的,他就會對髒跟一點點髒免疫。

 

這是為他好!007對個理論充滿可行度與無比信心,畢竟失敗是成功之母,愛迪生的例子已經舉到人類都登上月球好幾次了。

 

「上次給你的設備有問題?有問題就快點提出,我好修改,果然上次太匆忙了……」Q有些懊惱,Bond應該要拿完美的裝備才行!

 

「還好,就是不太順手而已」007盯著Q飛舞在鍵盤上的手指問,「你有想著我做嗎?」他沒刻意要開黃腔,但還是為這突如其來的雙關語笑了笑,「我是說,在設計裝備的時候想著我。」

 

「當然,顯然那是為你設計的。」Q冷著臉回答,話題又扯回了新裝配的問題上,Bond無所謂地說,「科技始終來自人性呀Q,當我在使用那幾枚可照相式隱形眼鏡時,只要看到強光或反射物眼睛就像瞎掉一樣,那些車頭大燈實在是……你該慶幸我是一個很好的駕駛,而且最好加上夜拍功能,到了晚上一點功用也沒有,除了一些美女裸照,但我想應該不需要。」

 

他笑了笑,不過在看到軍需官本來直挺挺地腰桿逐漸委靡時,Bond急忙補充,「不過那把只有我能使用的指紋槍,Q——你是天才!」

 

 

軍需官暗自鬆一口氣,「還有其他……老天!你給我先去洗個澡,你看起來臭死了!」Q不可置信的瞪著眼皺著眉說。

 

Bond在經過30分鐘的談話後終於被正視,他滿意地認為Q的嗅覺

忍受越來越進步,他敢說這身汗水與火藥味的綜合體在火車上能夠獨享一節車廂。

 

搭乘軍用直升機接駁回英國的Bond,軍用硬皮短靴、高纖維耐磨的卡其褲與白上衣已經看不出最原始的顏色,那件可憐的上衣也從短袖成了無袖,卡其褲也開了幾口大洞算是跟上年輕人的流行。頭髮,別說了,如果那還叫作金色?今年收成失敗的小麥都可以當黃金賣了,至於Bond自身的肉體,可說是一具非常精彩的調色盤。

 

「好,我去洗手,還有茶壺?對吧!」Bond瞇瞇笑眼,從椅子上起身,他看著Q老毛病得緊抓椅背,就差沒去批發那些黏灰塵的除塵滾筒。

 

「去、洗、澡!」Q咬牙切齒地拿起不怎麼具威嚇作用的光電滑鼠威脅,別忘了,他是動動手指就能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男人。

 

「一起嗎?」明星特工的臉上堆滿了傷口、細紋、以及濃濃笑意。

「如果你一心求死的話。」Q惡狠狠地說,像隻被逆毛撫摸的小山貓。

 

明星特工聳了聳肩,留下最後一抹消散不掉的笑容,消失在書房門口,直到嘩啦嘩啦的水聲傳來,Q才放心地抽出紙巾抹了抹特工專屬的鐵椅,繼續專心工作。

 

 

 

「手伸出來。」

「檢查?」

「檢查。」

「好——」

 

Q仔細的看著Bond懸空而撐開的十指,他對明星特工的整潔要求不高,不會刁鑽指甲的長度、周圍多出來的皮屑……但至少那黑灰色的新月要消失不見。Q像個老師滿意的點了頭,Bond才把手指縮了回來。

 

千萬個人當中有千萬個男人從事千萬種職業,並衍生出千萬雙手,Bond的身高跟自己差不了多少公分,但手掌卻明顯得比他的寬大、厚實、在骨頭突出的地方覆上了膚色略深的厚繭、指甲像一片圓滑了四角的長方形,看起來古板又笨重。

 

Q知道明星特工的手指是極其靈活。

 

「這是刀傷、燒傷,那這是甚麼?」Q指著一處已經淡了很多卻依舊扭曲的傷疤問。

Bond眨眼,挑起眉毛同樣看著自己攤開的手掌說,「親愛的Q,當勳章的數量多到不能以數統計時,勇士就不會記得是因為甚麼原因而獲獎。」

 

「倒是你……」Bond突然捉住Q的手,著實令Q嚇了一跳,特工像挽著女士準備行吻手禮的姿勢,大概托著第三個指節的部分,笑說,「還是一樣乾淨。」

 

沒有留白的指甲,透著淡淡粉色。

 

「這很好,我喜歡你的手看起來乾乾淨淨的。」

「……你喝醉了嗎?007

 

Q抽回手指,冷峻的表情搭配發紅的耳根子沒甚麼說服力,Bond笑著搖了搖頭,先一步預告了晚安,「可以睡覺了嗎?今天累得可真夠嗆人。」

 

「還有——不要太晚,我會等你。」他撐著下巴看著軍需官臉部側面線條,柔嫩的皮膚上有著明顯的鬍型痕跡,不過Q不喜歡蓄鬍連一點兒鬍渣都不放過,他總是乾淨得過分。Bond起身輕吻Q的額頭,算是為今晚畫下刪節號。

 

「不需要……說到底你還是沒有把茶壺拿過來。」Q看著見底的馬克杯有些洩氣。

「這麼晚了就別再攝取咖啡因了,小男孩!快點洗洗睡覺去!」

「在一下子就好了,順帶一題我不小了…晚安007。」

 

Bond聳肩,走進臥室窩進一絲不苟的被窩裡,哆嗦了一陣子才讓被窩暖和起來,但最後他還是滾到了大號雙人床的左側,貢獻一支手臂在空蕩蕩的右側床位,打了個呵欠,等待Q就寢。

 

沒了茶提神的Q,一半又多一點的機率會選擇自己走到廚房拿茶壺,但誰知道那一半有少一點的機率會不會出現呢?明星特工早就把那茶包跟茶壺給毀屍滅跡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風敘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