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敏抹了抹鼻血,咳了一聲,撐著膝蓋站起,他撫平衣服上的皺褶,卻搓不淨上頭的血漬與泥塵,上回晒得還沒乾,這回他又得熬夜搓洗衣板了。

 

「啊啊… …」阿爾敏甩了甩手,肩膀發痠又發疼,他雖然看起來掛彩的比較厲害,但剛剛可沒保留實力,拳頭現在還陣陣作痛。

 

「這個禮拜第幾批人了啊?難道都沒事做嗎?」他走出陰暗處,翻正了衣領。

 

站在一旁的男人冷不防出聲,語氣溫和地說:「辛苦你了。」

「團長!?」這好比是私地幹架被教官發現般驚恐掉了滿地,阿爾敏倒抽一口氣,立刻打直背抬手敬禮。

 

艾爾文搖頭一笑,讓他別這麼拘束,「這次又打輸了嗎。」

阿爾敏無奈地說,「我對打架不是那麼在行。」

「沒有因為是後輩就放水吧?」

阿爾敏搔了搔臉頰答,「… …雖然難以啟齒,但是沒有。」

 

在軍團裡被找麻煩幾乎要成了家常便飯,一方說他是巨人的走狗,一方說他是靠不可告人的特殊關係才到了現在的位置──團長的秘書?開什麼玩笑?別看這傢伙手無縛雞之力,其實是惦惦吃三碗公,這種人才得小心提防,以免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有人說他是利用自己的朋友,那個叫艾連˙葉卡的巨人,出賣了朋友才獲得上級的青睞,儘管艾連那傢伙是巨人,但這麼做真沒人性!連自己的朋友都可以出賣,難保他以後不會出賣軍團,出賣人類呢。

 

艾爾文團長也真是不行了,怎麼會把那種人擺在身邊?跟你說,他跟漢吉分隊長自里維前兵長叛逃後就不行啦!調查兵團該來個大洗牌,年紀大的老將已經沒有新法戲可以變了,該是我們新一代來拯救人類!

 

諸如此類的閒言閒語如浪淘般幾乎要讓他們這葉本該是上下一心的扁舟翻覆。

 

阿爾敏跟在艾爾文身後,他看著被陽光拉的老長的兩人的影子,就連地上的另一個自己都是搖擺不定,在團長身邊就像朵枯敗的花朵,襯托不了對方的勇健與堅毅,阿爾敏湧上股歉意,開口道:「抱歉團長,給您帶來這麼多麻煩。」

 

艾爾文停下,回頭看著自己的新副官,那個金黃色頭髮與他相差二十多歲的男孩子。他想… …無論他的腳步跨的多麼大多麼快速,里維定是能跟他並肩而行,但這孩子跟里維不一樣,他朝阿爾敏招招手,阿爾敏怔了怔小跑步到了他的面前。

 

他攬過阿爾敏的肩膀,感覺到少年渾身僵硬,在渾厚手臂下的細小身版幾乎是被自己推著向前,無論是阿爾敏還是艾連,這兩人都太瘦了。

 

艾爾文語氣隨興,彷彿是談論今天天氣有多好一樣,他說:「事情若是自己攬過來的,那麼就不叫麻煩。」

 

他用拳頭碰了碰阿爾敏臉上的瘀青。

 

「不過就算用拳頭打不贏對方,也要想辦法贏。好比每次的牆外行動,我們或許打不贏巨人,但仍要想辦法殺死他們。」

 

消滅巨人是長遠的計畫,所有的目標皆需要長遠的計畫。

 

「麻煩是自己找上門來的,儘管不怎麼可愛,但只要有了解決的辦法,那麼也不叫做麻煩了。」

 

阿爾敏是一個能夠忍耐的孩子,他能夠忍到目標達成的那一天。

 

他看著自己的影子與艾爾文團長高大的影子融在一起,嗯了一聲回答。

 

雖然這麼多人找他群毆、單挑,他都能毫不猶豫的回擊,只有一個人,他除了架著雙臂防守,避開一腳腳並非往死裡踢的掃腿外,做不出其他反應。

 

米卡莎每隔兩天就從王都快馬回來找他鍛練身體。

她是聽進阿爾敏的話才繼續留守王都,阿爾敏向她說:你繼續留在王都表現好點,位置爬高點,替艾連跟兵長留一條生路。莽撞的去找他們是不行的,當你找到的時候,就是給他們判死刑了米卡莎。

 

阿爾敏擋過米卡莎的飛踢,手臂的骨頭疼極了,幾乎要碎了的感覺。跟米卡莎多說甚麼也沒用,她甚麼也聽不進,等她發洩夠了就會離開了。

米卡莎是生氣卻也氣不起來,一張精緻的臉孔陰鬱極了,她掄過一拳打在阿爾敏併攏在臉前的手臂上,阿爾敏吃痛的退了幾步。

 

數分鐘過去,阿爾敏已經是大汗淋漓,米卡莎卻依舊冷著一張臉大氣也不吭聲,她向上一甩有些滑落的紅圍巾,今晚的發洩似乎已經告段落,準備離去。

 

阿爾敏鬆了口氣,靠著牆滑坐下來,他早就無心整理暴風過後的房間,任憑書籍散落好幾天,桌角破碎的殘渣也留在原地。

 

米卡莎站在門邊沒有回頭,冷冷地問:「… …你背叛了艾連嗎?」

 

… …背叛,多麼敏感又充滿道德罪惡的詞彙。

 

阿爾敏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反問,「艾連背叛了自己嗎?」

 

米卡莎不發一句話地走了,只是那顫抖地緊握的雙手深深烙印在他的眼裡。

 

阿爾敏撿起一本背地掀開的書,看了一眼上頭的圖畫後闔起。

他們三人若是還侷限在披著友情這層膜的虛假遊戲規則裡,那麼就太可悲了,這是殘酷又無情的世界,不是像以前一樣嘻嘻哈哈就能了事的世界。

 

如果像你一樣只為了艾連而想,為了艾連而活,或許也是一種幸福哪,米卡莎。

但是他在前進,已經走到了我們觸手不及的地方了,你若是仍像以前一樣,一昧憑著力量想待在他的身邊,已經是不可能了。

 

他將書本一一靠進牆邊,帶上了門,脫掉襯衫疲倦地爬上床,捲起棉被,如果他沒有背叛自己,那麼還有誰能夠背叛他呢?

 

若是因為自己的無力看著朋友死在眼前,對我來說那才是背叛呢,米卡莎。

 

與此同時,獨自一人坐在巨人風乾的屍體旁的漢吉,望著散在腳邊只寫下寥寥幾字的報告書,排山倒海的新生謎團讓她寫下數個無法拼湊起來的單詞。

 

… …死去後卻沒有消失的人類化巨人…找不到人類本體…找不到死亡原因。

她得到了兩副空殼子,解剖了三天三夜,發現卻也是甚麼也沒發現,這種興奮又鬱悶的心情難解啊!她拿著手中從結晶本體上敲下的結晶碎片,抬頭看著架在眼前的結晶,裡頭的女孩彷彿甚麼事也不知道地依舊沉睡。

 

她伸了個懶腰,去架上拿了一疊資料,既然這頭研究不出個所以然就先放置吧,反正別處的疑問也是山一樣地高。

 

而遠在東北方深山裡的里維與艾連倒也沒閒著。

 

「兵長,為什麼不等天亮再行動哪?」雖然我沒問題… …但是黑漆漆的怕你不小心滑到山谷裡哪!

 

里維嘖了一聲,這小鬼怎麼就這麼婆婆媽媽的念個不停?

 

里維:「讓你走就走。」

艾連揹著家當不死心地說:「兵長,等清晨有點光線了再走也可以吧?晚上的猛獸可是不少哪。」

里維回頭怒瞪,「我就喜歡這個時間出發,你有意見?」

 

艾連速速回答:「不、當然沒有!」

「還有,你別叫我兵長了,讓別人聽到會起懷疑。」

艾連小聲得抱怨:「這裡只有你跟我跟一森林的動物,哪有甚麼別人… …」

 

里維不耐煩的啊了一聲,嘀嘀咕咕得煩死人了。

真心覺得要服侍兵長是件難事,「好吧,那里維我們現在要往哪裡走呢?」

 

里維瞥了一眼艾連心想,你就這麼自然?

彷彿是看透里維在想甚麼,艾連迎上臉故意問,「怎麼了嗎?里維。」

 

里維悶悶地說,「沒甚麼,你動作太慢。」

而後他緩緩地回覆了艾連的問題,「那裏我住膩了,我們就換個地方住住。」粗魯的又補充了句,「不行嗎?」

 

艾連笑了笑,「當然可以。」

 

他跟在里維後頭,對自己的夜視力很有自信,擅自替里維看著眼前的腳步,在里維準備滑跤的時候還可以來一下英雄救美,可艾連搓了搓手心,不知道是山裡的溫度降了,還是怎麼著得?他覺得有些發冷。

 

不知為何這幾天他總是想起萊納跟貝特霍爾德來找他的場景。

那天他獨自一人望著窗外,他們倆龐大的身軀,宏亮的嘶吼聲,聽在耳裡卻是孤涼。

 

『艾連,我們沒剩多少天了,你能否幫我們一個忙?』

 

「怎麼了?快點跟上。」

他搖搖頭,看著回首的里維,淡淡地笑說,「注意腳下。」

 

 

-----------安安~

好久沒更新了,卡的有夠痛苦(哭

後天要出門旅遊一星期,所以停更顆顆wwww順利的話看明天能不能再更新一章

謝謝各位親的閱讀!!!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花
  • 最後面最讓我傷心哪~~!!
    停更!!!((倒下
  • 小花你也太快回了XD
    怎了~怎傷心了唷~

    eva3q 於 2013/07/16 21:47 回覆

  • 單身君
  • 是一篇叫做“城牆之外”的渣文,至少我覺得很渣,前面還好,後面沒時間整個亂寫了(抓頭)
    我還是一樣好奇到底發生甚麼事了,好好奇呀……
    作者醬請加油!我期待你的更新呦〜〜
  • 好奇~怎麼大家都還沒睡(現在才幾點XD
    要不單身君現在再寫篇巨人看看呢~放暑假了,時間應該OK吧~~
    老實說我也很好奇之後的劇情(真的...

    eva3q 於 2013/07/16 22:10 回覆

  • 木
  • 感覺老爸筆下的阿爾敏長大以後改變不少哪!然後我不會承認我又對前半段有妄想了!(欸)團長完全把拔化了XD!
    米卡莎內心感觸大概是最複雜的人之一吧,雖然她表現得不算太明顯,但真要說的話她真的才是最重視艾連的人吧!大概為了艾連丟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小天使直呼兵長名字超萌的W!
    水晶阿尼我的嫁,沉睡了五年的睡美人啊!!!其實我很喜歡她的W!
    等妳回台灣繼續更新!QQ
  • 按照故事發展的話...我猜這三人會這樣成長吧?
    聽你昨天說了團長的事,我再度思考了永生裡,除了主角以外其他人的位置...
    除了安排好兵艾外,我也想讓其他人也好好的(痛苦
    米卡莎我覺得他對艾連就是盲目的...阿爾敏還有點理智(喂
    知道阿尼你的嫁,但戲份不會增加(喂喂

    eva3q 於 2013/07/16 22: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