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連坐在地上正打理著他們為數不多的家當,雖然有一大半是從漢吉的小屋裡扛出來。

 

『對不起分隊長!以後會還給你的!』艾連心存感激地把裝著辛香料的罐子放在一圈,器皿放在一圈,衣物放在一圈。瞄了瞄邊前擺滿小刀的里維問,「那個、搬來這裡真的好嗎?」

 

這地方離本部只有幾公里遠,比原來住得地方還要容易被發現吧?

 

穿著墨綠色短褲光著上身的里維… …老實說艾連十分好奇為何兵長會有這條短褲,他睨了一眼艾連,正思考該挑哪把小刀帶在身上,容不得有人讓他分心。

 

里維感受過一把又一把短刀的重量,最終還是掀起眼皮,一副跟你說話用不上多少智商,冷冷地回答:「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上次你在這裡搗亂後,那群沒腦子的豬這陣子大概不會再過來了。」

 

「──是這樣子啊。」艾連努了努嘴,起身把用品放到牆上的凹槽裡。

 

… …小鬼,里維看了一眼艾連,低頭繼續挑著自己的短刀。

 

這片森林跟牆外的巨大森林比起來不夠茂密、樹也不夠高大,再者被你跟那兩匹巨人破壞過後,要拿來做為訓練的場所也不夠程度,估計就是廢棄幾年,等恢復的差不多了後才會拿來使用。里維是這麼想,才決定從東北方再度遷移過來,他在那座森林打轉幾圈,發現不少人類殘留的痕跡,認為不夠安全。

 

他們找回了原為漢吉用來存放女巨人結晶的地窖,看地窖裡的東西都被清得差不多了,估計漢吉也不會再過來,勉強搬了幾顆先前被艾連弄倒的樹木擋在被摧毀的門口的位置。

 

里維覺得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就不錯了,反正他也沒打算久留。

 

「最近天氣這麼熱,肉類很快就壞了,醃起來也很耗鹽,里維你說該怎麼辦啊?」艾連心不在焉地問著

 

里維抽了抽嘴,自從這小鬼開始直呼自己名字後就越來越得寸進尺的錯覺。

 

「對了,你把背包放在哪裡了?我記得你的包裡有放針線吧?衣服該補了。」艾連皺著眉拿起一件里維的上衣,心想兵長穿這個不能看啊… …

 

咻的一聲,艾連看手中的衣服破了個洞嚇了一跳,一望牆上已釘上一把小刀,回頭問:「你幹嘛呢!這下真的得補衣服了!何況還是你的衣服!」

 

里維扔出小刀的手尚未放下,臭著臉說:「你還是叫我兵長好了,可惡的小鬼。」

艾連一臉無辜,「是你讓我叫你里維的,而且還是你讓我不用敬語的,說聽起來很那個… …疏遠!」

 

里維用沉默以及殺氣騰騰的臉色表達意見。

 

艾連:「好吧…那里維兵長,你少一件衣服了… …」

里維挑了眉:「… …在你補好前,我穿你的。」

「… …」

艾連認命地去找不知道被里維扔到哪裡的背包。

 

太陽西下,橘紅色的陽光穿過木頭打進地窖裡頭,艾連擦了擦汗,「兵長,我去抓幾條魚回來…順便洗澡… …」

 

艾連看到里維停下手邊的動作,一副要跟他一起去的模樣,連忙道:「兵長你先負責生火吧!」

 

里維盯著他瞅了一會,看的艾連渾身發毛,才又緩緩坐下,說:「洗完了快點回來,我等你烤魚。」

 

艾連匆忙應了一聲,抓了麻袋跟武器拔腿就跑。里維看他已經遠了,才準備去找生火的木材。

 

來到河邊的艾連找到了水深的地方,脫光了衣服就從石子往下跳,沒多久放在石上的麻袋已經裝著幾條魚作為今天的晚餐,他覺得自己挺有打魚的天賦,如果沒入兵團,或許當個漁夫也挺不錯。

 

艾連坐在河裡讓流水沖淨身體,他張開十指反覆看著隨水波晃動的指頭,天氣雖熱,但流動的河水依舊十分冰涼,泡了許久,到他認為再不回去里維就要出來搜山的時間,從河裡起身,晚風吹的他一個雞皮疙瘩。

 

「啊… …忘了帶擦身的東西。」

 

沒有在山中裸奔的習慣,艾連只好坐回石頭讓風吹乾身體穿好衣服,才帶著晚餐回去。

 

坐在火堆旁的里維明顯已經不耐煩,他已經穿上衣服,看到艾連回來後,冷諷:「我還以你是抓不到魚不敢回來了呢。」

 

艾連得意地上繳成果,尾巴翹得老高:「兵長,打巨人我或許輸你,但是打魚可就說不定了呢!」

 

里維冷哼一聲接過麻袋,當艾連準備回身時,他順手拉住艾連的手掌,那溫度令他皺眉,問:「怎麼那麼冰?」

 

艾連不以為意,「大概是因為泡了水又吹風… …別管這了,兵長──肚子餓了哪!」尾巴擺得更起勁了。

 

里維狐疑許久,翻身拿了條毯子朝艾連扔去,艾連苦了臉表示,這大熱天你讓我圍條毯子,豈不是悶死人嘛!

 

里維惡狠狠地瞪了過去:「你如果感冒了… …」

「是是、我知道,就死定了。」艾連笑笑認分地裹了毯子。

 

*

 

待在地窖裡所看不到的星空,若看足了三夜後,彷彿那是本該在自己眼下閃耀的景色

在擁有的不夠多前,以為簡單就足夠幸福,以為不夠富有的自己對失去有足夠的寬容。可不正是擁有得不多,才捨不得放掉任何一點得來不易的幸福,珍惜當下同時分心回憶過去,就怕忘了曾經簡簡單單的念頭,變得太過貪婪而傷彼此更深。

 

雖然提防追兵耗掉里維不少精神力,但比起在牆外所需的體力心力,這幾天足以算是多年來的舒坦日子。

 

日子輕鬆到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艾連把毯子枕在頭底,仰望星空。

 

我一直以為值得保護的人類,逐漸變得是比巨人還要令人畏懼的存在。或許我本來就沒想著要保護人類,而是對巨人殺人的憤怒驅使我在不知不覺中被洗入這個念頭。

 

無法保留完整屍體的死亡便叫做毫無尊嚴的死吧?

在被嚇的屁滾尿流的恐懼下,被支解,被奪去生命。

不甘心的憤怒,是因為哪些死去的人,被認為是好人,被認為人生最終不應該是如此結束。

 

但是我們真的那麼善良嗎?值得去擁有外頭的世界?

 

巨人殺人… …人類也會殺人,對外我們強烈攻擊,對內卻任其腐敗。

我想終有一天,無需要巨人,人類便會毀其滅亡,而那些因巨人而戰死的人們,在天之靈,大概不會原諒任其發生的殘喘的人們。

 

艾連捏了捏發冷的手,道了聲晚安,在星空與微風輕拂下,翻身睡去。

 

 

---------安安

出門前更了一章

感謝各位一路支持,我真的非常非常開心!!各位大大的點閱跟留言,真的給予了非常多的力量!

但我還是得說,苦惱了結局很久,最後還是有了底,我只能透露:這個世界是殘酷的(你們能夠理解嗎??:)

, , ,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劉于瑄
  • 加油啊!!!

    你寫的小說真的很好看~!

    (話說我明天也要出去玩5天哈哈...

    結局不曉得是HE還是BE呢~
    (我兩種東很喜歡,但是BE會比較震撼哈哈
  • 單身君
  • 嘛……是甜文啊……感覺既溫馨又很和諧呢Www
    結局我猜是很讓人無法接受,卻又很合理的吧……
  • 木
  • 看來妳已經決定好結局了!(笑)
    不知道會是怎樣的結局,不管是悲是喜,或是在中間的曖昧地帶,我都期待著,嘛不管如何,我想妳為這篇鋪出來的結局,應該會是最適合永生的結局吧!
    其實我也覺得超不習慣小天使叫兵長的名字,沒想到後來真的被兵長阻止了XD!
    兵團內部腐敗其實是不容置疑的(高層方面)(從原作看就知道了),感覺不管怎樣的時候或時空背景下,地位高者大多都免不了迂腐呢?
    明天出國要好好玩啊!:)雖然這麼說或許太早,不過我等妳回來繼續更新!XD
  • 花
  • 好感人~居然還再出門前更了一章!
    好有心><
    玩得愉快押~~
    超好看的唷~繼續加油~~~
  • bakaa!
  • 最近潛水很久了我...((被打
    艾倫最後到底是否有被兵長吃? ((被削
    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閃去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