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見面只覺得那女孩跟我莫名的氣場投合,或許她並不這麼覺得,但在遠處我望見她從背包裡拿出死神的時候,我很篤定,她是個有才的人。

上頭的平子真子還留著一頭閃亮亮的金髮,削得整齊的髮尾以及尚未打照面的娃娃頭劉海。

初次見面,她跟平子一樣只送了我一個背影。給了我一個好睹物思春的理由。

話說我連她的臉都還沒仔細看看,就被身旁的酷哥手拉著手私奔到月球去了。這年頭的女孩貌似以腐女子為多數,不知她是否如此呢?

 

殊不知我的目光帶點留戀得從她手中的死神移開時那女孩也回過頭眇了幾眼。

雙眼定定的焦距在那兩張巨大卻緊密貼合的手掌「原來著年頭的男孩也這麼大方的搞BL了阿,這世界真是越來越民主了」。

手指輕輕拂著尚未拆封的塑膠套上「汝是否感動呢?平子桑。那男孩可是一直偷眇你來著,果然是知心者才懂得你的帥氣阿」。

忘向不斷走遠的男孩,女孩在心裡默默的道:

「你是個有眼光的人,你很有才」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