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過一席話,他說。

這個世界是靠政客與資本家推動的,然而能夠保有現在的一切與過去的是哲學家、社會學家與藝術家。

高三上在英文雜誌裡其中一篇關於納尼亞傳奇的作者所說:哲學與藝術是這個社會看起來不重要但最不可或缺的東西。

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某個大師的演講,演講主題是"花",他說。

你看地上的花多可愛,她可愛是因為她不會反抗你,她不會做你不喜歡的事情。

 

這個世界始終是變態了一點,人們可愛的很可惡。就像你養了一隻寵物雞,一手就能夠掌握,牠甚至比你的手掌還要嬌小,手裡毛茸茸的觸感讓你的心鬆懈下來,你覺得寵物雞好可愛好可愛,彷彿用力輕輕一捏就扁了、碎了,你覺得自己好邪惡,因為你握成一圈的手掌漸漸再收緊,小雞還轉著咕嚕嚕的眼睛打探這個世界。

或許人人都像變態,在這個世界還能像花朵一樣微笑。

 

未完吧?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