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勁,書包無力的摔進床裡,隨手拿起桌上的髮圈把頭髮紮起,拉過椅子,縮進電腦桌前。

Facebook的小視窗裡,果不其然那張好笑的頭貼旁還亮著小綠燈,懶得切成上線狀態,敲了敲滑鼠,點開了聊天室。

 

「在嗎?」

「在啊....考完試了?」

「用Skype聊好不好?」

「好,我開了」

 

視窗縮到底下,戴上耳機後稍微整理了一下桌面,夾著活頁紙與廢紙的書山向左側推去,喝到一半的咖啡靠進牆角,提著垃圾桶掃下橡皮擦屑屑的同時通話聲響起。

同樣一張耍寶的大頭貼彈了出來,占了螢幕的五分之一,接聽了通話,熟悉的聲音傳進耳裡。

「怎麼沒有開視訊啊?」你用帶著點鼻音的疑惑聲說。我望著你的頭貼卻怎麼也笑不出來,淡漠著臉,「現在太邋遢了,不宜觀賞啦!」

你輕笑幾聲,彷彿在笑說我還有哪一點邋遢不曾入過你的眼,輕輕帶過了話題,卻更是直搗核心,「怎麼,今天考哪一科啊?」

我皺了皺眉,卡在喉中的那口血硬是被你敲出,吐了一嘴血,到底是救援成功還是元氣大傷?

「煩欸、你很故意欸.....」嘴上是這麼說,不過也是希望你開口,總歸還是鬆了口氣,不過緊咬著的雙眉依舊沒有放開。

「大手帥哥老師把我殺了啦!我幸福得被他殺進了地獄!」滿腹的情緒,說出口卻是平板的音調,幸福到眼眶開始泛紅。

「呵呵、這麼幸福啊!那很好啊!我倒是被老太婆納進黑名單裡了!」溫煦的聲音從耳機裡傳來,暖暖的溫度包覆住雙耳,扭曲的、矛盾的、無助的內心糾結在一起,嘴硬地說你很吵、語氣不好的反嗆回去,卻不希望你停止說話,想要你一直在我前頭開口,只需要跟隨著你的步調。

讓你帶著我一點一點發洩,堵在心中的情緒。

你人真好、真得很好,那爽朗的笑聲像敲醒睡蟲的下課鐘聲。

「我跟你說喔。」我頓了頓、慢慢地說著。在聽到這句話後,你收起了發話權,淡淡的應了一聲表示正在聆聽。片刻的寧靜,只聽見耳機裡的雜音。

「今天考試考砸了,雖然一直告訴自己沒關係,可是就是會一直想到,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失落感特強烈...呵呵」

「一直問自己為什麼我就是記不起來呢?為什麼我就是學不進腦子裡呢?」

「雖然告訴自己不要在想下去了,可是...就是會忍不住。」

「我覺得好難過。」咬了咬嘴唇,握緊了拳頭,心中那股疼痛感壓得呼吸困難,我揉了揉雙眼繼續說。

「是我不夠努力,不要跟別人比較,沒關係得再修正自己就好了......這樣告訴自己...可是我還是好難過。」一股酸意向鼻腔裡聚集,不再鬱悶的胸口卻漸漸空虛的發涼。

 

無力、無助、責備、挫折,總覺得咬牙過後就是踏入新境地的開始,可是這卻變成了一種虛假的正面藉口,現在的我只想好好悲觀一下。

知道不應該怎麼做、該怎麼做、卻做不到、不願意再去做了。

不斷地揉著雙眼、直到佈上了血絲、眼睫毛脫落,嘴中的唾液變的鹹鹹的,一句也說不出來了。

你輕輕的嗯了一聲,有一些長的拖音、有一些深思的味道,你說「這樣子啊...我知道了,難怪你今天會主動跟我Skype」

「我平常也有主動跟你Skype好嘛」無奈的傳了一個大便的表情符號,你回傳一個太陽。

「呵呵、乖啦,明天還有要考嗎?」

「還有一科你的主修。」

「乖、不要放棄那一科,畢竟是我的主修」

「嗯...」

 

你頓了頓,耳機裡傳來一震很長的吐氣聲,無奈的說,「欸,最後視訊一下啦!很久沒看到你了耶!」

「你想掛了啊?說什麼最後!」故意刁鑽的反問,「總之我要去讀書了,再!見!」

「喔-你這個狠心的女人,我哭給你看喔!」

「笨蛋你哭死好了啦!」

 

「好啦好啦,你去讀書吧,我也要去念了。」

「真的趕我走?....好啦我開玩笑的。」嘴上說是玩笑,卻還真得不想離開通話。

「乖,還是我放個BGM給你念書?呵呵」

「別鬧了,你的BGM從來都不適合念書!」

 

「好啦好啦這次我真的要掛了。」

「乖,大手老師把你殺進地獄我也會跟你一起進地獄的,畢竟我無法殺大手老師」

「呵呵...搞不好他好你這口喔!」

「那不行啊,就算他是帥哥,我也只喜歡長相中庸的女性耶!」

「啦啦啦、你吵死了,掰掰!」

 

我掛了電話,在關上視窗時看見你留了一條訊息,嘴上叨念著這個笨蛋,卻笑了出來。

你說,

 

「呵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風敘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