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後一根菸的時間對他來說太少了,他總得抽上三四根薰的屋裡都迷茫了才姍姍住手。
這男人被抱怨了不少一次,你怎麼水晶的煙灰缸給當了擺飾,總是直接在櫃上拈菸頭,坑坑洞洞醜死了。
那男人倒一臉冷地說:沒拈在你身上就不錯了。
那話嘮子跟女人有的比的尤物語塞:少抽點,沒準哪天就給你薰的灑水了。

他冷哼,至少要兩人才愛幹的事,咱倆都一起幹了,肺癌甚麼的也不差湊上這一腳吧?
他捏了捏沒有一點贅肉的腰桿,這傢伙總說自己點過菸的手指熱得發燙,燙的他裡外都熟透了,還不肯放開緊緊絞著自己的身體。但怎麼著?他老愛掐著對方的髖骨,一點一點絞著對方的身後。

他說:你向我求饒啊,估計我能快點完事。
對方也不是甚麼省油的燈,咬著牙硬說:那就比比誰的定力比較行吧。
他用據說熱得發燙得手指,揉了揉那傢伙給空調吹的冰冷的耳垂,心想這傢伙也真是個寶貝,越挫越勇怎麼可愛。

可寶貝到他手中,向來都只有摔碎的命。

他知道這男人一直是個尤物,透水般白皙的皮膚,比女人還軟的腰,不仔細瞧還沒發現原來有那麼多值得注意的點,瞧那唇形估計能讓天下男人上了天堂後捨不得下來般地嘖嘖稱奇。

他用腳頂了頂那露在床單外的一截臀部,說:醒著沒?
這傢伙大概今天耗盡了體力,一句話也沒吭聲。他無所謂,探手從櫃上拿了對方的手機。
這年頭智慧型手機不設密碼的人是少數了,他輕鬆地手指一劃進了相簿的畫面。
要說來,這傢伙也真是有病,煽情肉慾的照片一個沒少盡存進了手機裡頭,他問那攤在床上沒力的男人:你真欲求不滿,夜夜笙歌,那幾個人都滿足不了你?用得著給人照相留念?

他順手刪了自己露過臉的照片,用被單擦了擦滿是指紋的玻璃畫面,他說:你累了,我帶你去洗洗。
他托起那尤物,像扛米袋般抓著他大腿背在肩上,他進了浴室接滿了水,把人擺進了裏頭。
沾了水的手指攏過臉頰旁的零碎髮絲,他找了塊海綿替他擦身。

那傢伙癱軟在浴缸裡,熱氣薰紅了他的皮膚,那男人的眼裡氳上層水氣,說:泡夠了就自己出來,我先走了。

他沿路拾起衣物,最後繫上皮帶,撩起外套與手機,扁扁的荷包袋還在屁股後頭的口袋裡,令他格外安心。
噢對了,他忘了他的菸,那皺成一團的菸盒給放進口袋裡,他回過頭給房間熄了燈。
而後頭也不回地走了,房卡給拿在手裡,他到了櫃檯說:我要退房。

反觀房內,那尤物還躺在水裡沒要起身的意思,纖長的手臂垂在浴缸旁,嘴巴微微張。
你定是看過鐵達尼號,他的半個身子彷彿失了平衡,往水裡沉去。
黑髮如水草般在那張精緻的面孔旁舞動著,往下一看,脖子上彷彿給人戴上了青紫色的項鍊。

那男人雙手叉褲袋走著,總覺得身邊少了股腥甜的味,他恍地從口袋裡挑起一根菸點燃,白煙繚繞指尖,他在嘴裡嚼著細碎的腥味。

可寶貝到他手中,向來都只有摔碎的命。

20130717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單身君
  • 有種好虐的感覺……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