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著眼前髒兮兮的男人,不自覺地皺起眉頭。

太髒了,髒到不想再多看一眼,但是他卻無法移開視線。

 

手錶顯示是下午四點,那人躺在他的家門前,不偏不倚,完如從天上掉下來似的。

 

那流浪漢像一隻大狗蜷在那一方暗紅色地毯,赤著雙腳,臉埋在外套裡,只露出亂糟糟的頭髮。

 

垂眼看見地毯多出一塊本來不存在的污痕,他不會去猜那污痕來自什麼,他只希望這個男人能夠自動醒來,然後識趣地離開他的地毯。

更正,他希望這個男人帶著這張地毯,滾得越遠越好。

 

他垂下眼,喚了一聲:「喂,你擋道我家了。」

 

斗大的雨珠落在皮鞋前方,打濕了灰色的水泥地。

流浪漢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他用雨傘戳了戳流浪漢的手臂,壓抑著不耐,又道:「不好意思,先生。」

 

雨滴打濕了他的眼鏡,視線變得模糊而矯情,他也不要這把雨傘了,發狠了手裡的力道,厲聲道:「先生,你再不離開,我就要叫警察了。」

 

縮在地上的流浪漢這才有了反應,他從地上坐起,拿著雨傘的男人忍不住後退一步,因為這個人光是坐著就高大得嚇人。

 

「這是你家?」流浪漢反手指著身後問。

 

他的聲音聽起來慵懶而優雅,如小提琴脫弦的音符在雨中打轉。

男人突然覺得沒有在第一時間找警察,是一個不好的主意,他在心中做了簡短的評估,他很清楚自己的力量,手無縛雞之力,弱得可以,他絕對打不過這個人。

 

在弱肉強食的世界,人類的動物本能再度被喚醒。

男人握緊手中的雨傘,他的頭髮被雨浸濕,眼鏡覆蓋一層水霧,他想逃,他的腿卻不聽使喚,他要逃,那個男人卻先一步起身,捉住了他的手腕。

 

順著手勁,他撲跌到流浪漢的懷裡,他的聲音沒有一絲流浪氣質,他像個衣著破爛的貴族,用優雅如絲綢般的低音。

 

「歡迎回家。」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