醇醇的夜晚隨著冰冷的酒,除了醉與瘋,我還剩下些什麼?

颯颯的風聲捲起葉的帷幕,突然的車聲,急忙回首才想起,

啊!那不會是你。

扶起歪倒在地上的酒瓶,指甲在玻璃的瓶身上敲響叮噹聲。

澀了的酒還殘留在舌尖,乾裂的唇汲汲吸取濕潤的苦澀。

笑,是苦的。

怎麼可能會是你呢?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你還思念家嗎?

你還記得家裡有一個人點著暖燈,輾轉難眠?

記起來吧!

曾經,身旁的被褥會是暖的;曾經,熟悉的氣味自鼻腔無法散去。

等你,本該只是一朵花開的時間,如今花以謝,落泥不復見。

 

 

全站熱搜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