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角:淺井攸

*CP:獄寺隼人

*代號:5990

 

 

 

「嘿,你找的到我嗎?」

「這不是廢話嗎?」

「那麼如果我說我在天堂呢?」

 

「哼,這不是廢話嗎?」

 

 

啊,那個白癡。

 

狹小的房間裡積滿了相片,無論是地上還是牆上甚至是天花板,每一吋花白的牆都被黑白的照片覆蓋著,除了面向窗戶的那一面牆。

 

啊,那個白癡。

 

是彩色的啊,獄寺。

 

唯一的一張茶色矮桌几被安置在牆角,上面放著她隨身攜帶的單眼相機,明明應該是隨身攜帶的啊!你怎麼就這樣把她放在這個古怪的房間裡呢?他踩在她一張張親手按下快門的照片上,你這白癡淨是拍些黑白的照片做甚麼呢?

孩童的哭泣、靦腆的微笑、奔跑或著跳躍,成人的沉思、父母的慈祥、老人的寧靜或是孤獨、然後是一整面黑白的天空、月亮、太陽、星星。

他覺得好沉重,思緒被攪的一蹋糊塗,不得不停下喘口氣。

他走向唯一的那扇窗,手指靠在鎖上輕輕向上一抬,喀答一聲,似乎心中某個盒子的鎖也被打開了,再也等不急,雙掌握著窗把用力向外一推,一陣風迫不及待的打亂了一切。

獄寺背對著窗外的景色,坐在窗沿,微風吹動銀白色的髮絲,他默默的從上衣口袋掏出煙盒,側著頭熟練的點火,點點火花在眼前一晃而過,獄寺沉沉的吸了一口,然後吐出。

 

「你這個白癡。」彷彿用盡肺裡所有的空氣說。

 

他笑著看著那面彩色的牆,嘴角越勾越大,灰白色的煙向上飄去。

他在笑,因為她要他笑。

整面牆,貼滿了笑著的獄寺隼人,笑瞇了雙眼的、嘲諷的笑、無奈的笑、強忍的苦笑與淡淡的微笑,從十四歲到二十四歲的紀錄。

「你究竟是怎麼做到偷拍我的,淺井攸?」還有這白癡到底拍了幾張相片?

 

獄寺拿起桌上的單眼相機,打開記錄,小小的視窗裡只顯示了一張照片,他再也不能忍住藏匿在嘴角邊緣的滋味,一彎月牙上載著她喜歡吃的橘子果醬味。

獄寺拿出手機按下一個鍵,他要跟她好好談談。

 

『你好,這裡是淺井宅,我現在在家唷!』

輕快的女聲像小貓踩在琴鍵上玩耍,聽的出語調中濃濃的調皮,就跟平常的她一樣。這個不合常裡的電話答錄大概只有淺井攸這個怪人會使用了,他想。

「喂,我知道你在。我看到了那間房間了白癡」

 

然後呢?繼續說下去吧!獄寺。

 

「過來我這拿走你的相機吧!然後… …你的計畫就成功了,攸」

 

喀的一聲,短短兩句話不到三分鐘,獄寺毫不留念的按下終止鍵。

 

『真有你的啊,淺井攸』

 

坐在電話前的黑髮女人,抱著膝蓋上的貓,露出久違的笑容說:「哎呀哎呀,你就要換一個新家了呢!」

淺井攸將小黑貓放進貓籠,帶著她唯一的行李,深深的覺得義大利的地下鐵今天感覺格外的安全啊!

 

「只有你在的地方我才拍得出漂亮的彩色相片啊!隼人」她喃喃用幸福的口吻的說。

 

 

『芽耶嗎?六道骸那鳳梨不在旁邊吧?我可以教你一個還不錯用的逼婚方法唷!』

『咦?』

「喂喂蠢女人你在說什麼!」

「哎呀,不這麼做你這一點也不可靠的傢伙怎麼會娶我嘛!本小姐的青春可是很珍貴的!」

「你這傢伙!」

「什麼你這傢伙,應該是老婆大人!老婆大人!」

 

打開的數位相機被扔在床尾,閃爍的螢幕上是張兩人合照。

 

 

芽耶輕輕把電話掛了下去,開心的想這對歡喜冤家總算是結成正果了,不過當她躡手躡腳走回房間的時候,彩色的世界又添了一色,叫作恐怖的鳳梨色。

「kufufufu… …小芽耶,是誰打來的呢?」

側躺在床上的俊秀青年,眨著不懷好意的一紅一藍的奇異雙眼。

 

『唔… …小攸…』

 

 

 

文章標籤

家教 自創角 獄寺BG

全站熱搜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