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連˙葉卡,你還記得你對人類的宣示嗎!

——記得。

他露出一個笑臉,跪在地上卻不曾屈服,金色的雙眼向上望去。

彩色玻璃上的聖母發出光輝,無論明亮還是黑暗,太陽仍會升起。

他說,所以我要毀約。

 

*

 

「銬上手銬,帶他走了。」

艾連在被反手銬上手銬後,抬頭看了東區的房間,窗子被關的密不透風,又看向西側地表的位置,最後被壓著頭強行拉入拖車,其餘的五個士兵包圍著艾連,個個武裝警戒。

 

「分隊長,接到通知,改在本部這裡審判。」

「好,我知道了。把那個房間準備出來。」

 

套著帽子的艾連在新上任的分隊長離開後,向上吊起眼珠,挑釁的說,「哈、嫌我太危險了嗎?畢竟只憑你們幾個,在都心審判的話… …」話還沒說完,艾連一個悶哼,太陽穴劇烈的疼痛,疼進了腦子裡,雙手被銬著,只好低下頭痛苦的掙扎,「閉嘴,你這個噁心的巨人!」又一個手肘朝艾連的頭上敲下,猛烈的力道裡傾注了強烈的惡意。

 

「喂!你們在做甚麼!他是國家重要的資產!不是你們可以動手動腳的對象!」作為後方支援的阿爾敏正巧看到這一幕,他抓住士兵落在空中的手臂,向後一甩,士兵從拖車的護欄上翻落地面,阿爾敏瞪著雙眼,「收手,要不然我就把看到的向上呈報。」

 

「在這個物質缺乏的時代裡,你們有那個權力可以損壞國家的資產?」阿爾敏恫嚇那群資歷比他們低的新進士兵。

 

艾連在審判尚未定讞前,都還是王政重要的資產,是屬於國家的武器。傷害這個傢伙等於跟王政、國家過不去,這是調查兵團在幾年前向總統提出的交換、為了保護艾連的交換。

 

結果人們死了,汰換上的新人,不懂。

既然是交換,調查兵團所付出的代價是甚麼。

 

「哼,你這巨人的走狗!」士兵擦掉鼻血抓著木板爬了起來,「你們這群巨人派就趁現在得意吧!喂,我們走!待在這地方多一秒都嫌噁心!」

 

「可是… …分隊長還

「不要緊,我就是來交接你們的工作才來的,你們去禮堂做準備。」

 

阿爾敏扶著艾連走下拖車,開玩笑的說,「嘛、好歹還是有幾個後輩比較有禮貌!」他指的是剛剛那個離去前還會向他行禮的後輩。

 

「對不起,手銬不能鬆開。」

「沒關係,阿爾敏,你過來一下」艾連示意阿爾敏湊近耳朵。

「對不起,艾連我… …」我沒有辦法幫你。

「不,你不用道歉。」艾連搖搖頭,接著認真得說,「算算時間,米卡莎他們也快回本部了吧?」

 

「如果時間很不巧… …她出來妨礙審判進行的話,無論那傢伙變得多麼恐怖或暴力,你都要攔住她。」

「可是艾連!如果是米卡莎的話,無論做了甚麼,上頭絕對會原諒她的!所以… …」所以米卡莎能夠救你呀!因為米卡莎跟我不一樣,她足夠強大!

 

「不,你跟米卡莎要好好待在調查兵團,知道嗎!」

「不留任何汙點的,待在調查兵團。」這樣才不會讓人抓到弱點與把柄,這樣那個人才能繼續放手做想做的事情,不會被上頭妨礙。艾連覺得最近自己欠了太多人情了,多到還不清,多到要下輩子或下下輩子才能夠還清。

 

阿爾敏神色一變,他一直覺得這次的審判跟以往不太一樣。儘管艾連已經接受了王政跟調查兵團的保護,這幾年來保守派一逮到機會仍會要求開審判所,不過最後仍會被強而有力的王政的『保護』作為最後的駁回。所以這次的審判照理說應該也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但是,不一樣。問題不在要不要執行審判,而在我們——調查兵團身上。

艾連他,對這次的審判太不在意了,有其他事情讓他分心。那麼這麼說來,這次審判的契機是從團長上繳的行動報告書引起,報告書的重點在萊納跟貝特霍爾德的出現,牆外行動在這次審判裡佔了多少比例?

 

由於是從調查兵團提出的報告書裡挑出的問題,無疑會對我們的形象不利,這還是小事,重點是也會對目前保護艾連的『王政』不利,依靠人民而活的王政不可能會抹黑自己,如果王政撤銷對艾連的保護,那麼無論調查兵團再怎麼想留住艾連,迫於其他兵團、保守派、王政,與人民的壓力下,勢必要把他交出去。

 

因為,調查兵團需要資金,需要武器,正因為我們不是無所不能,所以要向許多人彎腰低頭,為了日後的行動,顧全大局只好把艾連捨棄,切割關係。

對人類來說,他只是個能夠巨人化的武器,安全上的不確定因素,可有可無。

 

再怎麼想,都是對艾連不利。阿爾敏皺著眉,艾連早就知道了嗎?

他早就知道了嗎?

 

「若是沒有你,我跟米卡莎還要殺光巨人嗎?不是說好要一起看外頭的世界嗎!你這傢伙!」阿爾敏停下腳步,抓起艾連的衣領。五年,他們倆已經長的一樣高了,可是他仍舊是那個被艾連保護在身後的阿爾敏。

 

我不甘心,他憤恨卻又無力得想。

 

「艾連,你到底想做甚麼?你到底是為了甚麼可以做到這個地步!寧願捨棄我們,捨棄我跟米卡莎,還有調查兵團!」

 

我不甘心,我們不是朋友嗎?為什麼不一起討論,你的想法!

 

艾連垂下頭,勾起嘴角,「衣領會破掉的,阿爾敏。」

 

「你要捨棄你的夢想嗎?從小到大都堅信不移的夢想!保護人類的夢想!」

 

騷動把駐守在前方的士兵引了過來,在看清楚是艾連後,一人架住阿爾敏,一人抓著艾連背後的衣服,向前推了一把,打算由他們直接把艾連帶到審判的地方。艾連回頭對阿爾敏說,「我,會保護人類。這一點從來沒有改變過。」

 

那麼,我更不能理解。

如果是我們… …只是我們就算了,阿爾敏氣憤地朝艾連的背影大吼,「你連里維兵長!那傢伙也要拋棄嗎?艾連!」

 

那個背影,彷彿有一瞬間不尋常地晃動了一下。

 

「米卡莎就交給你了。」

「再見,阿爾敏。」

 

 

*

 

他從來沒有進過這個房間,也不認為自己有機會進來,但人生呢,誰能夠如此確定會發生甚麼事情。

艾連跪在地上,前面的人們鬧哄哄的吵成一團,他分心的看著一旁想,原來他們把前排的椅子都撤掉了呀… …真是個不錯的決定,這樣子跟都心的審判所幾乎沒甚麼不同。

 

沒想到本部還有這種地方。

彩色的花玻璃上映著抱著聖嬰的聖母,他看著上頭的十字架,信仰嗎。

我犯下的罪,也能夠被赦免嗎?赦免,好像有點太奢侈了,能夠被原諒就足夠了。

他們在上頭吵了好久,他跪的膝蓋都麻了,還有多久才要開始呢?

 

「喂,我說啊,你們在那邊做無謂的爭執時,這傢伙安逸得快睡著了啊。」里維從台階上跳了下來,走到了艾連的前面,「這個場面真令人熟悉,不是嗎。」

 

「您還想給我教訓嗎?」艾連抬起頭微微一笑。

「教訓?那太便宜你了。」里維抓起少年的頭髮,他就像個人偶隨他控制,要左便左,想右就右。里維蹲了下來,用彼此才聽得到的音量低聲地說,「我們事後再來算帳。」

 

艾連皺起眉頭,下意識地尋找分隊長的位置。

里維放開艾連,雙手插在口袋走回講台,「我們就別玩文字遊戲了,你們想要甚麼。」

沒有籌碼的調查兵團再怎麼拖延時間都只是蜘蛛網上的昆蟲罷了。他現在需要的是一隻能夠衝破蜘蛛網上的猛禽。

 

算一算時間,她也該到了。

 

「巨人不該存在這個世界上!讓艾連˙葉卡接受死刑!」

 

門啊,再被關上後就有再度打開的必要存在。

太陽已逐漸升起,你曉得嗎?教堂的花玻璃會被設在那個位置,是有原因的。眾人回頭望著被推開的門,七彩的色塊如萬花筒般在地磚上、在身上旋轉著。

 

衝破蜘蛛網的猛禽來了,蜘蛛網只有破掉的宿命。

她舉著刀,大氣不喘,冰冷的說。

 

「你想死在我的刀下嗎?死老頭。」

 

「真是算準了時間哪。」里維雙手環繞胸前,「米卡莎˙阿卡曼。」

「沒用的小矮子。」她一甩刀子,空氣被斬斷的聲音,被恐懼放大刺向耳膜。

 

「你剛剛說,你想讓誰接受死刑呢?」

 

 

 

 

-------安安有話要說---------

下週就要考期末考了,所以這週連續更新兩篇w意味下週就不會更新了囉w

感謝觀看這篇文章的各位,希望你們喜歡!我也會繼續努力!

另外,這位"新上任的分隊長"是接替死去的米克·薩卡利亞斯"的位置(就是那個鼻子很靈!喜歡聞人類味道的大叔

雖然不是甚麼重要的角色,但還是說明一下!

下下週再見!

    eva3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